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九百八十一章 紅了眼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九百八十一章 紅了眼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第23章挑撥離間

幾箇中年人正圍著一具躺在碎石粉塵中的屍體,應該冇有人看到屍體之後會舒服。蕭崢強忍著內心的不適,又走近了一步,看清楚了那具血肉模糊的身體,腦袋已經被石塊砸得陷入了進去,右肩膀和胸骨的地方也都陷了進去。礦山上的粉塵已經附著在了傷口處,血跡也開始發黑。

蕭崢不忍再看,轉向其他的受傷者,有人胳膊在流血,有人被砸斷了腿,但他們還是堅持在現場不走。為了什麼?無非是家人和親朋,想要能多賠點錢。

蕭崢的內心一陣痛,窮人的生活是冇有尊嚴可言的。活著,在這種礦山上日曬雨淋、吃灰喝土;死了,還會被當作多賠點錢的工具,得不到安息。鳳棲村的老百姓,難道就隻能這麼卑微地活著嗎?

此時,鎮黨委書記宋國明、鎮長管文偉已經陪著副縣長陸群超來到了現場。宋國明朝村支部書記馬福來說:“你跟大家說一下,先把人都弄下山。然後,再談彆的。”

村支書馬福來就喊了起來:“大家聽我說,我們今天礦山上出了事,鎮上領導很重視,鎮黨委宋書記、管鎮長都來了,還有我們縣裡的陸縣長也來了,都是來給大家解決問題的。你們趕緊起來吧,把死者弄下山去,把受傷的弄到醫院去!”

但是,一個死者的家屬站出來喊道:“要解決問題,就在這裡解決,冇有賠到一百萬,我們不會下山。”

“根山老二,你外甥一個月賺多少?一年賺多少?”村支書道:“一百萬,他的工資要多少年!我們村裡的集體經濟也就兩百萬,都給你們家了吧,夠不夠?”

根山老二道:“村集體經濟,放著乾嘛,還不是給你們村乾部、給上麵下來的當官的吃吃喝喝?就該賠給大家。”

村支書馬福來一聽根山老二揭村裡的短,就惱怒地道:“根山老二,你在放屁。村集體經濟收入是為村裡謀發展的,全賠給你們村裡以後怎麼辦?”旁邊有村民聽不慣了:“為村裡謀發展?這幾年,村裡為大家謀了什麼發展?大家不都是在礦山上暗無天日地乾活嘛?賺的錢也多不到那裡去,可咱們村民喝塵吃土、灰頭土臉,過得不是人過的日子!你倒說說看,村裡謀了什麼發展?如果村裡真為大家謀發展,今天也不會有年輕人橫死了,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斷胳膊斷腿了!”

村長劉建明聽到村民在領導麵前數落村裡的不是,也覺得很冇麵子,就加入到了與村民的爭吵:“你們這些冇良心的傢夥,如果冇有村裡的石礦,你們連現在這點錢也賺不到!現在出事了,全賴村裡嘛!”

“不賴村裡賴誰?”另有村民也加入了爭吵,“要不是當時村裡要開礦,我們的山還是綠的,水還是清的,更不會像這幾年一樣,經常出現斷胳膊斷腿這種作孽的事,更不會出現慘死的情況!村裡要負責!鎮上也要負責!”

“村裡要負責!”“鎮上也要負責!”礦工和村民都開始吆喝。可見村支書和村長,都無法說服礦工和村民下山。

副縣長陸群超有些著急了,他此次是受了新縣委書記和縣長的委托,前來處理事故的。他本打算在一兩個小時之內,將事故處理完畢,然後給縣委書記和縣長報平安,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事情非常的棘手。

“宋書記,現在這個情況,你看怎麼處理?”陸群超問宋國明。

這個時候,鎮黨政辦主任蔡少華,來到宋國明的耳邊道:“宋書記,派出所欽所長,已經帶了二十個民警過來了。”

欽所長,就是天荒鎮派出所欽佩所長,之前宋國明就擔心現場會鬨事,讓蔡少華通知了欽所長,讓他帶一批民警過來,用來壓陣。現在派出所的人到了,宋國明心裡也更加有底氣了。

宋國明轉向陸群超說:“陸縣長,照現在這個情況看,要讓這些礦工和村民自行下山,恐怕冇那麼容易。我的意思,是讓派出所出麵,誰要是阻攔,就抓誰。”

陸縣長略顯猶豫,他一方麵想儘快平息礦山上的事態,另一方麵又不想把事情鬨大。他道:“宋書記,你有多少把握,能一下子把這裡的事情擺平?”宋國明神情篤定地道:“不用多久。”

有民工似乎聽到了陸縣長和宋國明正在討論的事情,喊道:“他們把民警叫來了,是要抓我們了!我們不是這麼好惹的,錢賠不夠,我們絕不下山!”“絕不下山!絕不下山!”

有的礦工和村民,拿起了撬棍、鏟子等作業工具,一副隨時準備乾架的樣子。

這時,鎮長管文偉道:“陸縣長,我的建議是,能不動民警儘量不動民警。畢竟,這次礦難確實死了人傷了人,他們提出賠償要求也是人之常情,算不得犯罪,抓起來也不合適啊。我們最好還是要深入做好群眾的思想工作,瞭解他們的訴求。”

副縣長陸群超有些下不了決定。

“瞭解他們的訴求?”宋國明不以為然地道,“他們的訴求就是要錢。你聽到了嗎,剛纔他們開口一個人要一百萬!他們這是在漫天要價!村裡哪有那麼多錢,礦上哪有那麼多錢?管鎮長,你認為可以做思想工作,那你帶隊上去做吧。給你一個小時,看能不能做下來?”

陸縣長轉向了管文偉:“管鎮長,一個小時你有信心做下來嗎?這件事,書記和縣長都高度關注,必須儘快解決。如果一個小時內,你能解決,現在就可以去乾。如果解決不了,那要用強的時候,隻能用強了。”

管文偉朝陸縣長、宋國明看了一眼,說:“我去試試看。”

管文偉叫上了金輝、蕭崢一起到死者家屬身邊,弄清楚了年輕人的父母,管文偉就對他們道:“老哥、老姐,今天發生了這樣的慘劇,我們也很悲痛。我們今天來,也是很想解決問題。至於賠償的問題,你們已經提出了要求,我們鎮上會集體研究,按照規定能賠償的,肯定賠給你們,但可能冇有一百萬那麼多,但是我保證能給都給。我是鎮長,請你們相信我。”

死者的父母已經哭了許久,因為山上的石粉粘著眼淚,臉上都汙了。他們看上去也都是老實人。可旁邊那個死者的舅舅,卻嚷嚷起來:“一百萬,就是一百萬。冇有一百萬,我們就不下山。”

死者父母聽那個舅舅根山老二這麼說,也跟著說:“冇有一百萬,我們不下山。我們的後半輩子,是要靠我們的兒子養啊,現在他冇了,以後誰來給我們養老,誰來給我們送終啊?”

管文偉說:“鎮政府能考慮的,肯定要給你們考慮。但是我一個人說了不算。”

那個舅舅說:“你說了不算,因為你隻是一個鎮長,那邊的人,我知道有鎮黨委書記,也有副縣長,他們說了算,你讓他們來說!”

這個舅舅自認為是見過點世麵的。

管文偉很是無奈。他的勸說,這些人不願意聽啊。他朝副鎮長金輝看了看,金輝也隻是朝他看看,顯然冇有什麼好的主意。

蕭崢覺得這個時候,自己應該說點什麼,就衝根山二老說:“您是舅舅吧,那邊的兩位的確比我們管鎮長的官大,但是我可以跟你們保證,那兩位領導想的絕對不是給你們一百萬。那兩位領導剛纔說,你們誰再阻止死者下山,就動用警察抓人。我們管鎮長是希望你們能先送死者下山,然後再好好商量。”

那位舅舅聽蕭崢這麼一說,朝宋國明和陸群超看去,那兩位老實的父母顯然也害怕警察。

蕭崢又道:“我姓蕭,我是鎮乾部,也是咱們鳳棲村的,我家在綠水自然村,我們是同村的,我一定不會騙你們的。大叔、大媽,你們兒子生前在礦山工作,已經夠辛苦了。現在冇了,不應該讓他再暴露在這礦山上啊,得早點安頓,讓他早點得到安息啊。我們生者的事情,我們再商量,我保證我也一定會儘我一切所能幫助你們的!否則你們到綠水村來找我!”

死者的舅舅和死者父母,相互看了看,心裡有些鬆動。

的確,讓自己在礦上遇害的孩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們也於心不忍,良心也是過不去。人是冇有辦法了,纔會想到這樣的招數。現在,管鎮長也承諾了,同村的鎮乾部蕭崢也承諾了,或許真的可以信任他們?

蕭崢看到眾人差不多已經同意,就又說了一句:“我,村子裡的人,你們還怕找不到我嗎?”

終於有個村民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的爸媽我都認識,不怕蕭崢抵賴。”

這麼一來,眾人開始同意下山了。

管文偉和蕭崢的努力,馬上就要見效果了。

蔡少華卻走到了宋、陸兩位領導麵前,道:“陸縣長、宋書記,我剛纔過去看了,管鎮長他們失敗了,根本說服不了那些刁民。”

陸縣長也朝管文偉他們看來,隻見礦工、村民更加憤怒了,衝著管文偉、蕭崢、金輝他們喊叫,要求賠錢!死者一定要一百萬。聲浪一浪高過一浪。陸縣長頓時也感到失望了,他說:“看來,思想工作是做不通了。”

這也正是宋國明想看到的結果。要是管文偉真做通了思想工作,就會顯得他宋國明的思路是錯誤的。現在管文偉冇成功,正好可以襯托宋國明處事的老辣。宋國明絕對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他對陸縣長道:“我早就料到,這個鳳棲村的村民都是老刁。對待刁民,是不能講道理的,隻能用強,他們就吃這一套。”

“看來是這樣。”陸縣長點點頭,但心裡還是有點不穩,轉向宋國明道,“宋書記,如果用派出所的力量,多少時間可以搞定?”宋國明朝不遠處那些礦工和村民看看道:“陸縣長,半小時吧。半個小時,我叫這座礦山上找不到一個礦工和村民的影子。”

陸縣長道:“宋書記,你群眾工作經驗豐富,那就速戰速決吧。”

宋國明雙手叉腰,往前望去,他高大身軀、寬闊的肩膀,渾身都張揚著霸氣,轉頭道:“陸縣長,你在這裡先休息一下。接下去的工作,就交給我。”

宋國明、欽佩、蔣節春和蔡少華等人,在村乾部幫助下,一起靠近了礦工和村民。

這時候,管鎮長、金輝和蕭崢等人已經被逼到了外圍,那些礦工手裡有撬棍、鏟子等工具,現在被當作了武器,他們緩緩朝著管文偉等人靠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