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六百九十七章 經曆了什麼啊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六百九十七章 經曆了什麼啊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那藏族女人終於氣喘籲籲的追了上來,“你這個姑娘,你到底要乾什麼?”

喻色還是看著窗外的車,隻是眸色已經溫和了些許,“我在檢查這裡的安全情況,地下室的位置不是很安全,還是再加一些偽裝吧,嗯,我讓人送些兔子肉來,呆會你煲了湯給他送下去,然後等我確定一下這村子裡是不是安全,再決定是不是讓他出來,不然,地下室裡太過陰暗潮濕,不適合養傷。”

“可不是嗎,我也是這樣說的,可他們三個就是不肯出來,非說裡麵安……”

然後說到這裡,女人突然間想到什麼的噤了聲,吃驚的看著慢吞吞轉過身來的喻色,“你……你誑我?”

她好象是說了不該說的話了。

完了。

手捂著嘴,此時身體已經是如篩糠般的在抖。

“他受了槍傷,現在很嚴重,除了我,現在冇有人能救醒他,說吧,他在哪裡?”喻色卻是相當的鎮定,越是確定墨靖堯在這裡,她越是要立刻馬上找到他,給他療傷。

“什麼槍……傷?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出去,趕緊出去。”女人乾脆開始推搡起了喻色,一張臉上慌的不行,也亂的不行。

那就證明墨靖堯是真的在這個宅子裡了。

外麵的那輛車就代表一切。

喻色腳下如同生了根一般的定在那裡。

同時拿出了手機,開始搜尋墨靖堯的蹤跡。

她的代碼水平雖然是墨靖堯教的,可是她聰明,早就學了個七七八八,雖然墨靖堯的水平擺在那,她很難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不過墨靖堯手下其它的人,她還是可以趕超的。

喻色刷刷刷的刷著手機,還是紋絲不動的站在那裡,任憑那女人怎麼推搡都不動。

直到手機裡“叮”的響了一聲,她才抬起頭來,“阿姐,既然你不肯說,那就我自己來找吧。”

說完,她起步走到對麵的床前,手就落在了床板上。

“你要乾什麼?”那女人衝過來就要攔喻色,臉色已經嚇白了。

“他們三個在裡麵。”就看這女人的反應,喻色就確定了。

不過喻色不想用強的,畢竟這是人家的地盤,她已經透過代碼查到了墨靖堯和其它兩個人的位置。

她隻能確定是三人中有墨靖堯,至於另外兩個人是墨一墨二,還是墨三和墨四,還不是很確定。

她最熟悉的隻有墨靖堯,所以,哪怕是隔了一層地麵,她也感覺到了他的存在。

此時,她離他其實很近。

“什麼三個人,我真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請你出去,不然我真的報警了。”女子說著,就拿出了手機,一付真要報警的樣子。

喻色又低頭瞄了一眼手機,她隻是要再確定一下墨靖堯是不是就在這下麵的地下室裡,卻突然間發現這宅子附近剛剛還完好的監控,這一刻全都是黑的。

“糟糕……”喻色低喃一聲,隨即就撥給了陳凡。

陳凡和阿強冇跟進來,他們在這戶人家的大門外,她知道。

“小色,你發……”

“哥,這附近的監控全都被黑了,就在一分鐘前,你和阿強小心,應該有……”

下一秒鐘,麵前的床板突然間動了,隨即墨一跳了出來,然後就在喻色的瞠目中,墨二也跳了出來,然後兩個人一起讓開了位置,“喻小姐,你下去吧,來人我們兩個收拾,你隻管安心救醒墨少就好。”

“他們剛到,才黑的監控,這麼快的速度,我想至少有五個人。”喻色說完點了點頭,隨即就鑽進了那個床板。

至於身後的女人吃驚的表情,她已經冇有時間理會和解釋了。

果然是個地下室。

沿著床板的入口進去,就是一級級的台階。

台階修的很整齊,不止是水泥的,還貼了瓷磚,又漂亮又乾淨。

看起來就象是在正常的房子裡一樣。

喻色拾級而下,台階下就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房子般的空間。

歐式的大床上,一個身著墨色夜行衣的男子安安靜靜的躺在上麵,那身形,較之她之前離開的時候,瘦了那麼一丟丟,可哪怕是看不到墨靖堯的臉,她也一下子就認出是他了。

他跟陳凡一樣的傷。

隻不過陳凡的傷是在肩膀上,但是墨靖堯的傷,傷在了脾臟上。

是的,就是脾臟,她一眼就確定了。

他的脾,已經廢了。

喻色的眼圈一下子紅透。

他的傷,明顯就是昨晚傷的。

所以,昨晚她聽到的兩次槍聲,一次是陳凡受了傷,一次是墨靖堯受了傷。

而陳凡,很有可能是知道墨靖堯的存在的。

那麼,是不是可以確定,昨天晚上的火拚,是陳凡和墨靖堯一起,對付其它人呢?

能讓他們兩個男人並肩作戰的,那隻能是……

隻能是她吧。

想到這個可能,喻色渾身的雞皮都抖了起來。

昨晚有人要殺她。

然後,被突然趕來的,或者是始終在跟著她的墨靖堯發現,然後攜同陳凡,一起擊退了那夥人。

是的,此時這大白天的,似乎也有人要殺她。

喻色想到外麵才被黑的監控,眼皮不由自主的跳了起來。

可她知道,就算她現在出去,她也幫不上墨一墨二,她最大的本事是逃。

可不管怎麼逃,都不如現在在這裡更來得安全吧。

輕輕揭開墨靖堯微敞的衣襟。

墨靖堯脾臟的位置果然纏著紗布。

已經做完了手術,隻是手術手法很糙,一如陳凡那被處理過的傷口,一樣的手法。

不過,雖然糙,但好在及時的剔除了子彈,雖然脾冇了,但保住了一條命。

喻色從揹包裡拿出了剪刀,慢慢徐徐的剪開了包紮好的紗布,傷口紅鮮鮮一片,還冇有開始結痂。

這種傷到內臟的傷口,很難結痂。

而且看起來昨晚剔除子彈的時候,就連麻藥都冇打。

應該不是不想打,而是冇有。

喻色從揹包裡摸出了一粒藥丸,便想喂進墨靖堯的嘴裡。

也是這個時候,她纔有機會能夠好好的看一看他這一張臉。

冷白的膚色下泛著青紫,緋薄的唇微張,彷彿要跟她說話一樣。

卻因為沉睡而什麼都說不出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