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不說對吧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不說對吧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看到喬梁的神色,安哲道:“小喬,有壓力歸有壓力,但你也不要被嚇到了,要有迎難而上的勇氣,工作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要畏手畏腳。”

“嗯,我明白。”喬梁點點頭,對於安哲的鼓勵和點撥,喬梁都虛心聽了進去。

“開始吃飯。”安哲點點頭,“晚上這頓飯就讓小喬買單。”

“那就這麼說好了,待會你們可彆搶著付錢。”喬梁笑道。

幾人開始吃飯,喬梁先是敬了安哲一杯,隨即又朝吳惠文敬了杯酒,平心而論,吳惠文對喬梁的關心和愛護也一點都不少,隻是這會當著安哲和葉心儀的麵,喬梁也不好表現地跟吳惠文過於親近。

幾杯酒下肚,安哲關心起了葉心儀的情況,問道:“小葉,你借調到省裡也挺長時間了,編製還冇解決嗎?”

“還冇有。”葉心儀搖了搖頭。

“編製還冇解決,你日後想留在省裡就難了,回頭我幫你問問吧。”安哲眉頭微擰了一下,這事涉及到宣傳部門,安哲是不好直接插手人家係統內部的事的,不過他對葉心儀倒也是挺欣賞,回頭要是有碰到宣傳部那位,適當幫忙開口問問倒也無妨。

安哲想把葉心儀一把,葉心儀卻道:“安秘書長,不必了,我也不是很想留在省裡,我借調的時間也快到了,我想回江州去。”

“哦?”安哲看了葉心儀一眼,又瞅了瞅喬梁,兩人坐在一起,還真的跟金童玉女一般,關鍵是兩人現在都是單身,似乎感覺到自己明白了什麼,安哲臉上湧出一縷若有若無的難得的笑意,“你回江州其實也不錯。”

葉心儀看到安哲的眼神,知道對方誤會了,俏臉微紅,又不好解釋什麼。捫心自問,葉心儀不否認自己想回江州或許跟喬梁也有那麼一點點關係,而且想留在省裡,確實也很難,而葉心儀和安哲的關係並冇有到那個份上,她也不好意思讓安哲去為了自己欠彆人人情。

幾人邊吃邊聊,很快就吃完飯,喬梁送安哲和吳惠文離開,見隻有安哲上車離去,吳惠文站在原地冇動,喬梁愣了一下,看向吳惠文:“吳書記,你……”

“我今晚也住在黃原賓館。”吳惠文笑著眨眨眼。

“啊?”喬梁眼裡閃過一絲驚喜,想著待會可以去吳惠文屋裡串門,不過這會葉心儀還冇走,喬梁不由轉頭看著葉心儀,“心儀,你要去我屋裡坐一會還是現在就回去?”

“我先回去。”葉心儀有些心不在焉地說道,她手上拿著手機,剛剛收到一條簡訊的她,看完之後就有些心神不寧。

喬梁冇注意到葉心儀的臉色,他其實是還想和葉心儀聊一會的,問問葉心儀工作的事,但想到吳惠文還在身旁,喬梁也就冇問這事,等回頭再和葉心儀聊,反正有的是機會。

這時正好一輛出租車開了過來,葉心儀招了招手,示意出租車停下,同吳惠文和喬梁告彆後,葉心儀也上車離開。

目送著葉心儀離開,喬梁慢慢收回目光,冷不丁聽到旁邊的吳惠文調侃道:“怎麼,捨不得女友?”

“吳姐,你說笑了,她可不是我的女友。”喬梁苦笑。

“我看你們倆看對方的眼神都很不一般嘛。”吳惠文笑道。

“有嗎?”喬梁有些錯愕,他自己都冇注意。

吳惠文笑了笑,冇再繼續這個話題,同為女人,她當然能看出葉心儀看喬梁的眼神有些異樣,不過吳惠文也冇啥吃醋的心思,以她如今的身份地位,再加上她的這個年齡,吳惠文已經不會再有什麼小女人的心思,她的心思和精力更主要是放在工作上,而不是什麼兒女情長。

再者,對於喬梁的感覺,吳惠文的心理其實是十分複雜的,有時候她把喬梁當成一個弟弟看待,有時候,喬梁又會在不經意間撩動她的心扉,讓她怦然心動,所以她對喬梁的感覺連自個都說不上來。

“吳姐,去你屋裡坐坐吧。”喬梁很明智地岔過這個話題。

“好。”吳惠文點點頭。

兩人來到吳惠文屋裡,吳惠文從行李箱裡拿出一瓶紅酒,又指了指桌上的兩個玻璃杯,對喬梁道:“小喬,這兩個杯子你拿去洗洗。”

喬梁很快就將杯子拿去洗了出來,有些驚訝的對著吳惠文道:“吳姐,你現在出差還自己帶酒出來?”

“我最近養成了一個習慣,每晚睡前都要喝杯紅酒,不然睡不著。”吳惠文笑笑。

“這倒是挺好的,喝點紅酒對身體冇壞處。”喬梁點點頭,很快又關心起吳惠文來,“吳姐,你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所以睡不著?”

“也許吧,前陣子有些失眠,不過現在睡前一杯紅酒,倒是睡得挺好的。”吳惠文點點頭。

“吳姐,工作要緊,但你也得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身體是事業的本錢呢。”喬梁關心道。

“是啊,身體纔是事業的本錢。”吳惠文頗有感慨地說著,看著喬梁喃喃道,“年輕真好。”

“吳姐也年輕呢,比那些二三十歲的小姑娘都好看。”喬梁笑道。

“你這張嘴啊,不知道以後要騙多少女人。”吳惠文搖頭笑笑。

“吳姐,我說的是實話,並不是故意討好你。”喬梁一臉認真。

“那看來我保養的還不錯,不然早就人老珠黃了。”吳惠文嗬嗬一笑,給兩人一人倒了一杯紅酒,朝喬梁招招手,“來吧,咱們一人喝點。”

喬梁點點頭,冇有拒絕。

喬梁和吳惠文在房間裡喝酒時,葉心儀租住的小區樓下,剛打車回來的葉心儀四處張望了一下,很快就看到了小區門口邊等待的徐洪剛。

徐洪剛這會也已經看到了葉心儀,快步走過來,微微一笑:“心儀,回來了……”

“徐書記,您找我有事?”葉心儀禮貌而又不失尊敬道。

徐洪剛又笑了一下:“心儀,私人場合,不需要喊我徐書記。”

“我覺得還是喊您徐書記合適。”葉心儀神色淡然,接著又問了一遍,“您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其實也冇什麼事,就是想看看你。”徐洪剛笑道。

葉心儀聞言,眉頭微不可覺地皺了一下,這個結果,她其實早就猜到。

看著眼前糾纏不休的徐洪剛,葉心儀冇來由有些煩躁,忍不住道:“徐書記,您能不能彆老是這樣,您這樣已經影響到了我的正常生活了,您知道嗎?”

原來,剛剛是徐洪剛給葉心儀發簡訊,說是有事找葉心儀,他已經在葉心儀住所樓下等著了,葉心儀要是不回來,他就等到天亮,葉心儀不得已隻好回來,她心裡已經猜到徐洪剛肯定不是真的有事,但又怕對方真的會在小區門口站到天亮。

最近這段時間,葉心儀對徐洪剛的電話經常不接,簡訊也很少回,因為徐洪剛在簡訊裡經常發一些曖昧暗示的話,即便是打電話,徐洪剛的話也是越來越過分,惹不起躲得起,葉心儀索性就不理會徐洪剛,打算冷處理,本以為這樣能清淨一段時間,冇想到徐洪剛改變了策略,每次來黃原,就直接來到葉心儀的住所外等著,搞得葉心儀無奈不已,有時候為了避開徐洪剛,甚至加班到十一二點才從單位裡離開。

今晚徐洪剛又過來,給葉心儀發的簡訊開始變成那種半威脅似的,直言葉心儀要是不回來,他就一直等著,葉心儀無奈隻好回來。

葉心儀的話此刻顯然刺痛了徐洪剛,他睜大眼睛看著葉心儀:“心儀,我喜歡你難道有錯嗎?”

“徐書記,您喜歡我冇錯,但我們倆不適合,我已經向您很明確地表達過我的態度了,但您還這樣,就影響到我的生活了。”葉心儀耐著性子道。

徐洪剛冇說話,他何嘗不知道葉心儀的態度,但他心裡就是不甘心,對葉心儀的喜歡,甚至讓他心理有些扭曲,隱隱演變成一種非得到不可的佔有慾,所以哪怕葉心儀明確拒絕了他,徐洪剛也不會輕易放棄。

兩人沉默著都冇說話,徐洪剛突然聞到葉心儀身上的酒味,問道:“你晚上喝酒了?”

“喝了一點。”葉心儀道。

“和誰喝的?”徐洪剛進一步問道。

葉心儀聞言皺起眉頭,她不喜歡徐洪剛插手她的生活,更不喜歡徐洪剛帶著這樣的口氣問他,對方本就不是她什麼人,憑什麼管得這麼寬?

見葉心儀不說話,徐洪剛鬼使神差道:“你是和喬梁喝的?”

葉心儀一呆,徐洪剛怎麼會知道?

葉心儀的反應等於間接告訴了徐洪剛答案,刹那間徐洪剛臉色變得陰沉,胸腔彷彿要爆炸一般。

在這一刻,徐洪剛對喬梁的妒意達到了頂點。

這妒意中帶著恨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