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快說啊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五百四十三章 快說啊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祠堂被寒風所籠罩著,宮漓歌磕得滿頭是血她冇有放棄,便在這時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歎息聲。

她聽得很清楚,那是女人的聲音,宮漓歌滿臉喜悅猛地抬頭。

“老祖宗!是您嗎?”

麵前的景象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所在的位置已經不在容家的祠堂。

她跪在冰天雪地之中,在她麵前是一座看不見山頂的雪山,漫天白雪飄然落下。

若不是額頭上的血灑落幾滴在雪地裡,宮漓歌都要以為這是一場夢。

經曆過重生的她都不敢想象這世上竟然有移形換影之法,位元效還要神奇。

這一定就是祖籍所記載的仙山了!

“老祖宗!求您網開一麵見見我吧!”宮漓歌內心閃過狂喜,她就知道老祖宗一定知道她的來意。

頭頂的蒼穹傳來一道神聖的女聲:“我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上山,或者馬上回去。”

宮漓歌想也不想的回答:“我要上山。”

“後果自負。”

那道聲音落下之後世界一片沉默,宮漓歌卻滿臉興奮,她知道萬分之一的希望被她抓到了!

老祖宗給了她這個考驗,有可能當年容宴也曾經爬過這座雪山。

隻不過宮漓歌的情況糟糕透了,冇有準備任何登山的工具,唯一幸運的是她身上穿著一件羽絨服和雪地靴。

儘管穿著冬裝,但這裡的溫度和a市也有很大的區彆。

就算宮漓歌收緊了防風袖口,寒風也能從四麵八方強勢灌來。

宮漓歌冇有浪費時間,抓了一把雪隨意將臉上的血跡簡單清洗了一下便上了山。

山路不僅陡峭且十分狹窄,不少地方需要攀岩。

宮漓歌一鼓作氣爬了三分之一,便已經耗儘了她全身的力氣。

冇有食物的補給,也冇有可以容納她休息的地方,手指早已經冷得冇有一點溫度。

隻要一低頭她就可以看到腳下是萬丈深淵,每一步她都必須要走得小心翼翼。

好幾次石塊從她身邊滑落下去,要不是宮漓歌注意力集中,也就跟著一起摔下去了。

她已經卡在了最關鍵的地方,進退兩難,就算現在後悔也來不及。

她抬頭看了看那漫長的山峰,心知肚明自己的體力已經無法支撐她上到山頂。

那道聲音再度響起:

“後悔了嗎?看在他的份上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現在放棄我就送你回去。

你的這條命是他換給你的,從今往後隻剩錦繡前程,無災無難,又何必為了一個不可能的目標浪費時間,哢嚓……”

嚴肅中還多了一種近似於開堅果的聲音,宮漓歌心繫容宴無暇顧及這些細節。

“不悔。”宮漓歌拒絕了她的提議,當她意誌開始渙散,就會隨便抓一把雪塞到嘴裡,讓寒冷迫使自己精神集中。

天漸漸黑了,好在有月光的照明,她不至於看不見路。

覺得疲憊時她就會想著當年容宴也是這般披星戴月負重前行,宮漓歌咬牙堅持。

宴哥哥,至少這一次你不再是一個人,不管你去哪裡我都陪你。

你等我,我一定會救你的。

山崖之上,一個絕色容貌的少女手裡捧著一把酥脆的堅果坐在懸崖峭壁間。

冇有穿鞋的雙腳輕蕩,小鈴鐺“叮噹”作響,合著少女嘴裡的堅果形成了美妙的聲音。

她兀自看著星空口中喃喃道:“情究竟是什麼呢?”

“情是奮不顧身;情是以身相許;情是山盟海誓;情是三月的風,五月的雨,七月的蟬鳴,冬月的雪。”

寧淺眠的身後走出一人,拿了披風蓋在她的身上,口中隨意回答道。

“我看愛情就是在孃胎裡不小心滲進腦子裡的羊水,你說那容宴是什麼命格?卻為了她放棄一切!

金錢財富地位宮漓歌都有了,她又要跑來救容宴,這兩人不是蠢蠢腦子有個大病,跟我鬨著玩呢?”

身邊的男人輕笑一聲:“情就是吾之蜜糖你之砒霜,你這個冇有開竅的大直女又怎麼懂的?”

寧淺眠將手心的碎屑拍掉,“我不想懂也懶得懂,我隻知道為了容宴的這個約定,我特麼在這個世界耗了快兩百年的光陰。”

“你就這麼急著要離開?”男人輕輕道,眼裡滿是不捨。

“急,怎麼不急呢?世人皆以為長生是種幸福,卻不知對我來說卻是囚牢,這天上的星辰我不知數了多少遍。”

男人抓住了她的手,“他日你若是要走,可否帶我一起離開?”

漫天的白雪在兩人身側飄散。

宮漓歌用了一夜的時間總算是爬到了三分之二的位置,她從不知道自己小小的身體裡麵竟然爆發著這麼強悍的力量。

天慢慢的亮了,她回頭看了一眼來時的路,腳下已是萬丈深淵,籠罩著白茫茫的霧。

她的指尖完全不能看,因為用力的摳進岩石皮開肉綻,加上寒冰的侵蝕,她已經感覺不到痛苦。

心裡隻有一件事,爬上去,豁出這條命她也要爬上去。

像是為了迎接她的到來,雪山難得見到了陽光。

陽光衝破厚厚的雲層灑落下來,宮漓歌拖著奄奄一息的身體,卻露出了明媚的微笑。

宴哥哥,你看到了嗎?

這是希望的陽光,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

宮漓歌深呼吸一口氣,想要抓緊時間爬上去。

一天一夜在冰天雪地裡,她的體力耗儘,明明手都抬不起來了卻還想要堅持。

手指抓緊岩石,卻不料岩石鬆動,宮漓歌的體力耗儘,身體也變得遲緩,根本冇有辦法抓到另一塊岩石穩住身形。

身體一空,落入無儘的深淵之中。

像是那一次落海,她看不到希望。

“不要!”

她不能死,容宴還等著她啊!

宮漓歌腦中浮現出容宴的種種模樣,眼淚從眼角滑落,“對不起,宴哥哥,我還是辜負了你。”

叮鈴鈴。

宮漓歌聽到鈴鐺的清脆聲。

下一秒她看到了一個綠裙少女,從崖山以飛快的速度往下跑。

這個動作牛頓看了都得踢飛棺材跳起來。

她無視地心引力,光著腳丫子如履平地,還跑得飛快!

這就很不科學,她跑得速度比自己落下的速度還快。

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自己身邊,將宮漓歌往肩上一扛,猶如扛麻袋一般將她扛了上去。

宮漓歌:“……”

我是在做夢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