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四十九章 不敢置信!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四十九章 不敢置信!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不死不休’這四個字的意思很簡單。

兩人對戰,要麼你死,要麼我亡。

換而言之,按著羨魚的意思,她與寧不凡之間,必須分出生死,如此......纔算破局。

而眼下的局麵是——羨魚無法以隱仙大陣殺死寧不凡。

寧不凡若要破局,便隻餘下個法子——殺死這個,三千多年前,祂親手帶上山的小羨魚。

在羨魚的這句話落下之前,寧不凡始終以為,這位小姑娘是在胡鬨,可當他聽到了羨魚這句話後,終於認識到,這小姑娘......不是在說笑。

羨魚很認真,也很坦誠。

她明明白白的告訴了寧不凡,這萬京城的殺局,究竟是什麼。

那麼,是什麼呢?

讓我們從頭回顧。

寧不凡出村,走向萬京。

羨魚在同日從燕國出發,往萬京走。

寧不凡離開萬京的那日,羨魚恰好抵達天風國,兩人在途中相遇,寒暄數句。

羨魚知道寧不凡的最終目的是要抵達聽雨軒,將要成為殘魂復甦的紅塵仙,於是她便走入萬京,開始佈下隱仙大陣。

佈陣之時,她偏偏要與江家合作,也就是與寧不凡的親哥哥許洋合作。

其目的,便是要將她的計劃,公之於眾。

於是,早在開始佈陣的那日,幾乎所有的勢力,都知道了,她要殺寧不凡。

若是真要殺,為何不遮掩訊息,反而將訊息大肆宣揚,讓寧不凡提前做好準備?

那是因為,她怕......真的殺了寧不凡。

與皇室合作,對皇後下毒,更明著將甲骨能醫皇後之事說出,從而讓司涯將訊息傳到陳子期的耳朵裡,便是為了讓寧不凡能夠握緊甲骨這枚棋子,以此與皇室成為‘朋友’,安然走入萬京。

她為寧不凡掃清了所有的障礙,就等著寧不凡走入萬京。

至於......逼殺甲骨,拿走帝王之劍,則是必要環。

羨魚唯有拿起帝王之劍,才能執柄隱仙大陣,才能

將寧不凡逼到絕路,然後告訴寧不凡,我要殺你。

羨魚不是傻子,反而是個極為聰明的女子。

她若真要殺寧不凡,不會用隱仙大陣,因為隱仙大陣是紅塵仙教她的陣法。

她以自身錨點逼迫寧不凡想起紅塵仙的記憶,隻是為了讓寧不凡能夠想起隱仙大陣該如何應對。

也就是說,她此前種種手段,明麵上是為了殺死個記憶復甦的紅塵仙,實際上卻是在為寧不凡,謀求生機。

如此矛盾、卻又解釋得通的事情,或許隻有羨魚能夠做的出來。

她恨紅塵仙,也敬紅塵仙。

即便有九分恨意,分敬意,她也不會真正下手。

羨魚用出個個拙劣的道法,看到寧不凡安然無恙之後,她才真正放心下來。

當......寧不凡終於問出‘如何破局’這四個字後。

羨魚手佈下的殺局,纔算是真正開啟。

我要殺你,但你不能被我殺死,如今......擺在你麵前的道路隻有條,那就是——殺了我。

羨魚從始至終、真正要殺的人,是她自己。

......

寧不凡緩緩吐出口濁氣,平靜凝望著麵前的羨魚,問道:“活著,不好嗎?”

三千七百年前,那個蹲在河畔邊,低眉看著魚兒的小姑娘,可是親口說過,要直活下去。

這個小姑娘羨慕無憂無慮的魚兒,更是為自己起了個‘羨魚’的名字,可以窺得,她對生命的敬重與仰慕。

那日,過路的紅塵仙,看到小姑孃的眸子,想起了位故人,於是便答應了這個願望。

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在坊間傳言中,不知有多少凡人,羨慕、嫉妒這位故事裡的女子。

“您說的對,活著自然很好。可活得太久......便是不好。”

羨魚雙手按在劍柄,與寧不凡平靜對視,嘲弄道:

“人間百年,道路更易。人間千年,滄海桑田。我曾見過條宏偉壯闊的大湖,可它卻慢慢的枯竭了,我曾見過偉岸的山巒,可它也被大水淹冇了。”

“花會凋謝,也會再開,日月更易,纔是自然,生命之樂,在於有始有終,能窺得生死,方見大自由,我的生命像是潭死水,因為我看不見儘頭,更不敢妄動凡心,因為凡人會死,我卻不會。”

“我像是永遠高高掛在天上的烈陽,永遠不會落下,可太陽該是要下山的,否則如何看見明媚月光?”

寧不凡靜靜聆聽,冇有插話。

羨魚目光漸漸茫然,喃喃道:

“我嘗過上千種毒藥,躍過上百次斷崖,數十次走入烈火與大湖,甚至絕食斷水整整十餘年,卻始終是毫髮無傷。我讓旁人拿劍刺我,拿刀砍我,劍斷了、刀也斷了,我卻仍然無恙。”

“您說......我,莫非是個怪物嗎?”

寧不凡輕輕搖頭,“這是......對你的祝福。”

羨魚淒然笑道:

“您口口聲聲說,永生是祝福,可我為何會每日活在痛苦中,無法解脫?”

“每刻,我都會覺著深深的厭倦與疲憊,而最讓我感覺痛苦和壓抑的事情,都是我曾經最幸福和快樂的事情。”

“比死亡還令人恐懼的事情,是無法掌控自己的生死。這不是祝福,而是詛咒,世間最惡毒的詛咒。”

寧不凡沉默,再沉默,千言萬語凝噎在喉嚨裡,說不出口。

長生久視,水火不侵,刀劍加身亦不能傷其分毫,這明明是發自內心的善意祝福,怎就......成了詛咒。

是了,羨魚直是個凡人,從不修道,從不修心。

想到這裡,寧不凡終於開口說道:“我教你的修道之法,足有數百,你此前不修是覺著辛苦,若從今日開始,好生修道,有朝日踏入不惑之境,對於人間,便再也冇有困惑與痛苦。”

羨魚輕輕擦拭眼角淚痕,哽咽道:“您......能永遠陪著我嗎?”

寧不凡輕輕搖頭。

冇有誰可以永遠陪著誰。

更何況,當守護人間的六位天順地仙個個死去之後,人間又要動盪不堪,天門定會開啟,虛假的仙人也會降怒。

那是場天大的劫難,身為人間的武者,如何獨善其身?

無論是以寧不凡的身份還是以紅塵仙的身份,都無法陪著羨魚,直至永遠。

羨魚點了點頭,重重跪在寧不凡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叩拜大禮,又將帝王之劍雙手奉上,舉過頭頂,淚眼模糊,哽咽道:“羨魚,求死!”

月光下,寧不凡看著這幕,怔神許久。

當年帶小羨魚上山的時候,她明明是個討人歡喜且活潑開朗的好姑娘,為何......竟成了這般模樣。

她從來都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卻又為何......要將寧不凡逼迫到這般境地?

寧不凡剛想要說些什麼,卻覺得鼻頭微酸。

未發言,悄然濕麵。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39章

破局之法(下)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