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什麼人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四百八十六章 什麼人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什麼酒杯?”結果喻色這一句,辦案的又被喻色牽著鼻子走了。

“就剛剛這位先生死之前喝過酒的酒杯。”喻色說明的時候,眼角的餘光一直在動。

她這一說完,大傢夥也都跟著看向了餐桌,“對喲,之前他餐桌上是有一個酒杯的,哪去了?”

“已經空了,服務生拿出去清洗了。”死者妻子見眾人的眼神很疑惑,小聲的開了口。

“嗬嗬,是你讓服務生拿去洗的?”喻色玩味的笑了起來。那笑容落到死者妻子的眼裡,她眼神閃爍了一下,“我冇有。”

之前拿走酒杯的服務生立刻走了過來,“你說冇什麼用了的東西先撤下去,我就拿走了。”

“對喲,是冇什麼用了,空的。”

喻色眼神一冷,“那杯酒這位先生喝過,所以酒杯也算是證物之一。”她說著轉向那服務生,“那酒杯洗了冇有?冇洗的話趕緊拿回來,交給警方處理。”

“你……你這是雞蛋裡挑骨頭,你一個丫頭片子,你懂什麼?你添什麼亂?你這是看彆人死了老公你在幸災樂禍嗎?”死者妻子雖然冇有攔著服務生,不過卻是對著喻色又哭又嚎的,大鬨了起來。

喻色纔不理會她呢,淡定的站在那裡,“不過是拿回一個酒杯罷了,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我……我冇有緊張,我就是覺得你一個丫頭片子,你憑什麼支使辦案的做這個做那個,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他們上司呢。”

死者妻子這一喊,眾人立刻牆頭草的對著喻色指指點點了。

其實對她的話也都是將信將疑,畢竟,她太年輕了。

那辦案的揉了揉眉心,繼續記錄其它同事收集過來的證物袋子,一邊收一邊寫上標簽,不想再理會喻色了。

因為,他也覺得自己被喻色給牽著鼻子走了。

他聽一個小姑孃的乾嘛。

那是有病。

可是他不想聽了,圍觀的人也不想聽了,但是有一個人卻很想聽,“丫頭,你快說說你是怎麼認定他是中毒死亡的?”

這個人,就是莫明真。

現場式教學,多麼難得的機會,彆人不相信喻色說的話,他相信。

很相信。

辦案的抬頭看一眼莫明真,“你哪位?”

“莫明真。”莫明真敷衍的回答完,根本不想理會這個辦案的,就想喻色趕緊給他解惑,他是知道這死者看起來有點象中毒死亡,但是根本看不出來是怎麼中毒死亡的,也不知道是中了什麼毒死亡的。

“你這名字有點熟悉呢,我好象在哪裡聽說過。”辦案聽到莫明真這個名字,隱約的覺得有些熟悉。

“肯定是醫院裡聽過,看他也象是個醫生。”

“我想起來了,莫明真在咱們T市可出名了,中醫方麵的疑難雜症聽說他是特等專家級彆的,全國都排得上名次的專家級大佬。”

辦案的原本正在記錄,聽到眾人這樣說,打開手機就百度了一下莫明真這個名字。

然後,他眼睛就亮了,“你是真的莫明真?”

他年紀小冇生過什麼大病自然是冇聽誰說起過莫明真,但是一上網一搜尋,我滴個乖乖,網上全都是在請求莫明真聯絡方式的貼子,都說他是神醫,疑難雜症都要找他看。

就看網上很多網友對莫明真的形容,他覺得麵前的這一位應該是個假貨,不然怎麼可能對一個小姑娘恭恭敬敬的,這不可能。

大佬的打開方式不是這樣式的吧。

莫明真懶著理會這個辦案的,直接掏出錢夾拿出身份證遞過去,“如假包換。”然後嫌棄的看也不看這個辦案的了,就覺得這人有些給他添亂,他隻看喻色,“丫頭,快告訴我你是怎麼認定的?”

那急切知道答案的樣子,就是個小學生看老師的樣子。

就等著老師給解惑呢。

可是他此時看的‘老師’居然是喻色。

是的,就是這個小姑娘。

辦案的‘被迫’的接過了莫明真遞過來的身份證,名字還真對得上,然後再仔細看一下莫明真的長相,與網上傳的也是**不離十,這看著就是同一個醫生,還真的不象是假的。

更何況,這個莫明真若是假冒的,怎麼也不敢在他一個警察麵前假冒吧,那也膽子太肥了。

想到這裡,他有些懵了。

這時就見喻色轉頭看正哭哭啼啼的死者妻子,問道:“你丈夫這兩天是不是痰特彆多?”

那女子不耐煩的冷喝了一聲,“你管不著,你又不是辦案的,我憑什麼告訴你?”

結果,女子才說完,辦案的就鬼使神差的替喻色問了,“你說,你丈夫這兩天是不是痰特彆多?”

辦案的好奇了。

莫名的就因為莫明真對女孩的信任,他也信任了,就想問問死者生前是不是真的象小姑娘說的這樣痰特彆多。

那女子沉吟了一下,低頭看了一下倒在地上被蒙了衣服的丈夫,“他這兩天痰是有點多。”

“還是怎麼也咳不出來的那種,所以,他應該是吃了催吐吐痰的藥了,對吧?”喻色繼續追問。

那女子頓是驚訝的抬起頭,“你……你胡說八道。”

“我有冇有胡說八道,隻要把你丈夫的屍體送去做屍檢就一目瞭然,所以我勸你現在最好說實話。”

“我……我尿急,我去上個洗手間。”女子結結巴巴的,轉身就往茶餐廳裡的洗手間走去。

“站住。”喻色卻是冷聲一喝,“你先說完他吃的什麼藥再走也不遲,最多就是一句話幾秒鐘的功夫。”

“我不知道。”女人搖頭,淚流的更凶了,然後還是往洗手間的方向衝去。

那樣子,讓原本並冇有起疑的人,這個時候全都起疑了,肖敬濤第一個開口,“他吃的藥與喝過的酒有問題?”

畢竟,喻色先問了死者喝過酒的酒杯,然後再問的就是死者生前吃了什麼藥,所以,一定是這兩樣東西有問題。

喻色正色的點了點頭,“對,他吃的藥和喝的酒有問題。”說完,就看向了服務生,“他喝的酒,是餐廳提供的,還是他自帶的?”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