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四百七十五章 膽子不小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四百七十五章 膽子不小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鄭菲指責於婉瑩半點規矩都冇有。

一語雙關。

畢竟,客廳內,宋博琛宋博遠以及宋博陽這三兄弟都在。

她是鄭湄的妹妹,那就是這三兄弟的小姨。

可這三兄弟卻半點反應都冇有。

這多少都有些目中尊長了。

於婉瑩自是聽出了母親這話裡話外的意思,她臉色不變,笑著往前走了一步,看向鄭湄和宋修威,禮貌的道:“姨媽,姨父。”

一邊說話,一邊快速的在人群中掃了眼。

並未看到宋嫿。

也未曾看到和鬱廷之相符合的人。

於婉瑩眯了眯眼睛,心下有些疑惑。

宋嫿和鬱廷之呢?

今天不是雙方父母見麵的日子嗎?

就在於婉瑩疑惑的時候,鄭湄笑著開口,“真是女大十八變啊,這要是在路上看到婉瑩的話,我是一點都認不出來來了。”

於婉瑩雖然挺討厭鄭湄的,但也冇有表現出來,“姨媽,我記得距離上次跟您見麵,我才八歲呢!”

八歲之後,於婉瑩的父母帶著她徹底將國籍遷至c國,從此便定居在c國,此後,雖然他們偶爾還回國,但因為鄭湄毫無孝心,從不主動回去看完鄭老太太,所以,於婉瑩就再也冇見過鄭湄。

從前於婉瑩就覺得鄭湄挺好看的。

五官好,氣質也好,要不然也不會入了宋修威的眼。

如今,鄭湄雖然已經年過五十,但保養得依舊非常好,如同三十歲左右的少婦。

語落,於婉瑩接著道:“這麼多年過去,您還是這麼年輕漂亮。”

這話若是換成其他人說話,鄭湄肯定非常開心。

但是從於婉瑩嘴裡說出來,她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鄭湄吩咐傭人給母女二人倒茶,而後道:“快坐快坐,彆站著了!今天在這裡的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

鄭菲和於婉瑩坐在沙發上。

原本輕鬆愉悅的氣氛,因為鄭菲和於婉瑩的加入,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鄭菲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接著開口,“姐,彆說你不認識瑩瑩了,就連我都快不認識你們家這三個大小夥子了!”

她都來這麼長時間了,也冇聽見宋家這三兄弟開口叫她一聲。

鄭湄裝作冇聽懂鄭菲著話裡的意思,“可不是,這時間過得真是太快了!”

聞言,鄭菲眯了眯眼睛,多年不見,鄭湄還是老樣子,半點長進都冇有。

她畢竟是鄭湄的妹妹,換成旁人,當著外人的麵,她肯定會立即訓斥宋博琛這三兄弟一頓,嗬斥他們不懂禮節。

但鄭湄冇有。

她甚至連做做樣子都不會。

真不知道宋修威怎麼會看上鄭湄這種人。

就鄭湄這副樣子,那裡像個豪門主母。

鄭菲在心裡冷哼一聲,轉而笑著道:“姐,你和姐夫最近都挺忙的吧?”

若是不忙的話,怎麼會連回家一趟的時間都冇有呢?

她一句話一個坑,鄭湄神色不變,點點頭,“是挺忙的。”

一句說完,鄭湄將杯子放回在茶幾上,似是想說些什麼,但話到嘴邊還是嚥了下去。

今天是好日子,她不想因為無關緊要的人影響敗壞了興致。

鄭菲點點頭,“我想姐你也是挺忙的,要不然,也不會連媽那邊都冇空去看一下。”

鄭菲可不怕鄭湄。

她今天既然來了,就會給母親討回個公道。

就算鄭湄還是死性不改,她也要膈應下鄭湄。

總不能讓母親白白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

身為女兒。

鄭湄該死!

聽到這句話,於婉瑩微微揚唇。

她本以為母親會忍氣吞聲,冇想到母親會直接挑明瞭說。

真是太暢快了。

像鄭湄這種人,就不應該給她留任何顏麵。

為人子女,連最基本的孝道都做不到的話,就不配做人!

“你這話說的,忙歸忙,但該去還是要去的。”鄭湄也不是什麼任人拿捏的軟柿子,她轉頭看向鄭菲,一字一頓的道:“我媽忌日那天我還去了一趟墓園。”

忌日?

墓園!

鄭菲臉色變了變,她知道鄭湄是故意的,給她觸黴頭。

畢竟,鄭老太太還活著好好的呢,去什麼墓園?

鄭湄明明知道自己說的不是那個死人!

真噁心。

就在此時,鄭湄歎了口氣,“說起來,我媽她老人去世都三十多年了!”

“姐,你理解錯了吧?我說的是咱媽!”鄭菲有些忍不住了,直接點破。

隻要一提起鄭湄的生母,鄭菲的心裡就有種說不出來的恨。

她的童年一片灰暗,冇有半點陽光。

而這一切,全都源於鄭湄的生母,周怡。

當初,周怡不留餘地的便跑到母親單位大吵大鬨,並且指責母親是小三,導致母親丟了工作,顏麵儘失,如同過街老鼠讓人嘲笑。

而她也變成見不得光的是私生女。

無論走到哪,都被人指指點點。

周怡明明知道鄭大福已經不愛她了,可她卻怎麼也不肯跟鄭大福離婚!

哪怕那段婚姻已經名存實忙,可她依舊死死的霸占著鄭夫人的位置。

而她就這麼頂著私生女的名號,苟活了十九年。

從小學被人嘲笑到高中。

終於!

周怡惡人有惡報,患上惡疾,一病不起,最後病死在床上。

直至這個時候,母親王琳纔有機會正式嫁給鄭大福。

冇人知道,在得知周怡死訊的時候,鄭菲有多麼開心,她跟朋友們在酒吧裡崩了一夜的迪。

怕周怡的死訊有詐,鄭菲便去參加了周怡的葬禮。

也是這時。

鄭菲才真正的體會到,生父家並不是普通人家。

鄭家家大業大。

也是這時,鄭菲才意識到,她本應該過上與鄭湄同樣的生活。

兩人明明一般大。

可鄭湄卻滿身頂級奢侈品,而她穿什麼,戴什麼,都要小心翼翼的。

鄭菲不服氣。

但是在葬禮上,鄭菲還是掩飾住了,她並冇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為了給母親出氣。

鄭菲趁彆人不注意,她偷偷放了一麵鏡子在周怡的骨灰盒內。

因為她聽說死人不能見鏡子。

死人若是見到鏡子的話,靈魂就會被吸進去,無法投胎。

這都是周怡的報應!

她活該無法投胎轉世。

唯一讓鄭菲感到欣慰的是,父親鄭大福還算是個有良心的人,在周怡死後的第二個月,便提出把母親王琳娶回去。

本以為是水到渠成事情。

可是,卻收到鄭湄的百般阻撓。

鄭湄不惜用絕食來逼迫鄭大福,無奈之下,鄭大福隻好延期舉行婚禮。

幸好。

幸好王琳在這個期間順利懷上鄭大福的二胎。

在醫院查證是個可以繼承香火的男孩子之後,鄭大福下定決心要把王琳娶進門。

這一次,鄭湄絕食都冇用了。

婚禮如期舉行。

可鄭湄卻大鬨婚禮現場,當著所有親戚朋友的麵,指責王琳是小三。

而王琳的二胎也因為這件事流產了。

已經五個月嬰兒。

都成型了。

如若不然,鄭家也不至於無後。

她的孃家也不至於冇人給她撐腰。

王琳的身體也在這個時候留下後遺症。

每次隻要一想到這件事,鄭菲就恨得不行,她恨不得把鄭湄碎屍萬段。

如果不是鄭湄,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王琳和鄭大福纔是真愛!

周怡算什麼?

鄭湄又算什麼?

鄭湄有什麼資格大鬨婚禮現場?

如果不是周怡一直霸占著鄭大福的話,她們母女也不會受了那麼多年的苦!

賤人!

他們母女都是賤人!

“咱媽?”鄭湄轉頭看向鄭菲,眼底全是寒色,“鄭菲你搞錯了吧?你媽是你媽,我媽是我媽!過去的事情我已經不想再提了,但你既然非要舊事重提,那我今天就再提醒你一句,我媽直至病逝那天都冇有和我爸離婚,她永遠都是鄭家明媒正娶的當家主母!而你母親,在明知道我父母已經結婚的情況下,還要插足,這種行為真的讓人噁心!還有,彆忘了,你雖然比我小,卻也隻比我小兩個月。說的好聽些,咱倆是同父異母,說的難聽些,你跟私生女也冇什麼兩樣。而你媽嘛,不過是個見不得光的小三,若是在古代的話,也不過是個通房丫頭!”

鄭湄這句話說的不留任何情麵。

時過匆匆,有些事情看著好像才發生,其實已經過去了小半生。

而她也從當年的青春年少,變成現在的年過五旬,父母也早已離世,加上這麼多年以來,兩家人也冇什麼來往,所以鄭湄並冇有再去計較這件事。

但她冇想到。

鄭菲會主動來給她找不痛快。

既然鄭菲主動挑釁,那她就讓鄭菲知道,私生女就是私生女,時間能洗刷一切,但時間唯獨不能洗白鄭菲這私生女的標簽。

有些事情她可以忍,但不代表她冇有脾氣。

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鄭湄還要舊事重提!

聽到這些話,鄭菲呼吸急促,臉色煞白,幾乎暈厥。

她要告訴鄭湄,她的母親王琳不是小三。

王琳跟鄭大福真心相愛的。

無法擁有愛情的那個人纔是小三。

周怡和鄭大福不過是有了一張結婚證而已。

他們的婚姻是無愛婚姻!

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王琳隻不過是追愛道路上一個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如今,王琳已經年過八旬,卻還要被鄭湄指著鼻子罵是小三。

王琳就算再不好,也是鄭湄名義上的母親!

可鄭湄卻用這樣的態度對待王琳。

這讓鄭菲怎麼忍?

鄭湄就是個白眼狼!

她自己冇教養,冇孝心,連帶著教出來的幾個孩子也是一樣的冇教養。

簡直讓人噁心。

鄭菲正欲站起來,好好與鄭湄爭論一番,手腕卻被於婉瑩按住。

他們這次過來,是帶著目的來的。

並不是來惹是生非的。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於婉瑩的提醒下,鄭菲也覺得自己太過沖動,她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能衝動。

不能衝動。

不看僧麵還要看佛麵。

畢竟,宋家和白家有交情在。

現在於婉瑩還想與白九言相處,那她就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絕。

忍。

她得忍。

也是此時,鄭湄看向鄭菲,接著道:“總歸都是一家人。看在已經故去的父親的顏麵上,我可以不計前嫌的叫你一聲妹妹,但也請你有些自知之明。”

不要給自己找不痛快。

若不是估計鄭老爺子的最後一點顏麵,鄭湄可不想慣著鄭菲。

鄭菲本來就非常生氣,聽到這句話時,氣得幾乎要爆炸。

鄭湄還是跟從前一樣。xyi

說話不看場合。

無論何時何地,都出言不遜,想什麼說什麼,她從來都不會顧及旁人的顏麵。

真是太過分了!

鄭菲深吸一口氣,抬頭看向鄭湄,強擠出一絲微笑,“姐,今天是我說話冇有注意分寸,惹你不開心真是對不起。”

於婉瑩也在這個時候站起來,接著道:“姨媽,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一個小輩也不好過問,所以也不能評判誰對誰錯。我媽這個人就是口直心快,想什麼說什麼,不會把事情藏在心裡,所以您宰相肚裡能撐船,千萬不要跟她一般見識。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算是代替我媽給您賠罪。”

語落,於婉瑩端起桌上的茶。

於婉瑩的行為倒也算落落大方,冇有任何不妥,而且這件事確實也跟她冇什麼關係。

鄭湄也不想在這種場合下把事情鬨得太僵,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須臾,鄭湄放下杯子,笑著道:“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樣,說出來的話也不一樣,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喜歡跟有涵養的人打交道。”

有涵養?

有文化?

鄭菲差點要被氣死。

鄭湄是在陰陽誰冇文化呢?

是!

王琳是冇文化。

甚至連初中都冇有畢業。

可那又怎樣呢!

本科畢業的周怡連丈夫的心都抓不住!

她還不是輸給了初中都冇畢業的王琳。

鄭菲恨不得咬碎了一口銀牙。

再看於婉瑩,倒是一點都不生氣,隻是笑著道:“姨媽您說的對,有時候學曆和素質是對等的,所以,我也很喜歡跟有文化的人溝通。畢竟,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嘛。”

這句話看著順坡而下,實則很有深意。xyi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整個宋家的人確實都是知識分子。

但有一個人卻讓人意外。

那便是宋嫿的未婚夫。

鬱廷之。

聽聞鬱廷之連小學都冇有畢業。

既然這樣。

鄭湄又有什麼資格在她麵前嘲笑彆人冇有文化?

鄭湄微微眯眸。

她就知道。

小三的女兒生出來的女兒,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這家人的嘴臉全丟失一個德行。

老的不要臉。

小的也不要臉。

鄭湄神色不動,接著道:“婉瑩快坐吧,彆站著了。”

於婉瑩點頭,重新坐回在椅子上。

須臾,她接著道:“對了,我都來這麼長時間了,還冇有見到表妹呢。”

鄭菲就於婉瑩這一個女兒。

所以,於婉瑩要比宋嫿大幾歲。

說來也巧,這話音剛落,宋嫿便從外麵走進來。

“嫿嫿過來。”

鄭湄朝宋嫿招手。

宋嫿走過去,“媽。”

於婉瑩朝聲源處看去。

這一看,有些微楞。

雖然她很不想承認。

但這個女孩子,是真的很漂亮。

而且是那種少有的漂亮。

五官昳麗,氣質出眾,冰肌玉骨。

最難得是她的氣質。

就好像能碾壓一切一樣。

就是宋嫿?

於婉瑩眯了眯眼睛。

就在此時,宋嫿走到這邊。

鄭湄看著宋嫿,挺了挺腰,有些傲嬌的道:“婉瑩,你剛剛不是問嫣嫣嗎?這就是嫣嫣。”

宋嫿人美心善,還超級優秀,比於婉瑩可要優秀多了。

語落,鄭湄接著道:“嫣嫣啊,這是媽同父異母妹妹的女兒,於婉瑩。”

同父異母?

鄭湄有必要非得強調一遍?

聞言,於婉瑩蹙眉。

語言是門藝術,宋嫿瞬間理解的鄭湄這話裡的意思,笑著與於婉瑩握手,“於小姐你好,我是宋嫿。”

如果隻是單純的同父異母,按照鄭湄的性格,肯定不會計較。

她之所以強調一遍,就代表,這裡麵肯定有不為人知的隱情。

於小姐?

這又是什麼稱呼?

於婉瑩心裡瞬間怒火萬丈。

她比宋嫿大好幾歲。

是宋嫿名正言順的表姐。

可宋嫿卻稱呼她‘於小姐!’

這也太冇禮貌了!

這種人,也不知道是怎麼考上全國卷狀元的。

簡直半點教養都冇有。

雖然宋嫿不留情麵,但於婉瑩自認為自己不是那種人,她要在外人麵前表現出善良的一麵。

說不定到時候,宋嫿還能為她所用。

思及此,於婉瑩眯了眯眼睛,笑著道:“嫣嫣表妹你不用會這麼客氣,你跟姨媽一樣,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反正在我們國外都是這麼稱呼。”

宋嫿淡淡一笑,並未多言。

於婉瑩接著道:“嫣嫣表妹,怎麼冇見你未婚夫?”

來了這麼久,都冇看到鬱廷之那個廢物。

難道是宋嫿發覺廢物冇法見人,所以藏起來了?

“他突然有些公務要處理,正在遠程開會。”宋嫿語調淡淡。

處理公務?

遠程開會?

就鬱廷之那個廢物?

真是可笑。

宋嫿說起這話,也不覺得心虛嗎?

她有仔細調查過鬱廷之。

那個廢物甚至連簡單的財務報表都看不懂,更彆說處理公務了。

於婉瑩眼底全是嘲諷的神色,笑著道:“想來未來的表妹夫肯定是拔尖的人才。”

要不然也不會忙到在雙方父母見麵這麼重要的日子裡,他還有什麼公務要處理。

宋嫿語調淡淡,有些謙虛,“普通人而已。”

於婉瑩看著宋嫿那副樣子,差點笑出聲。

就憑宋嫿的腦子,她到底是怎麼考上全國卷狀元的?

真是白瞎了那張臉!

暴殄天物。

於婉瑩很是惋惜,若是宋嫿那張臉生在她臉上的話,她必定會好好利用,讓全球的男人都圍著她打轉。

可惜。

宋嫿是個冇腦子的花瓶。

她這樣的,也確實隻能配的上鬱廷之那個廢物了。

不多時,鬱廷之開完會出來。

今天的鬱廷之穿的有些正式。

手工西裝熨燙得非常整齊,瓦光鋥亮的皮鞋,西裝革履的他,更像是個站在食物鏈頂端的大佬,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威嚴無比。

看到鬱廷之,於婉瑩又楞了下,而後便是震驚。

本以為鬱廷之就是個廢物而已。

誰能想到,這個廢物居然長了這麼一副惑人的皮囊。

於婉瑩的心都跟著狠狠的跳動了幾下。

如果不是提前調查過鬱廷之的資料的話,於婉瑩絕對不相信,這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因為廢物冇有這樣氣勢。

邊上的鄭菲也有些驚訝。

不過,鬱廷之的出現也解開了她心裡的疑惑。

她原本還在懷疑鬱廷之是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身份。

現在看來。

宋嫿就是看中了鬱廷之的皮囊而已。

小女孩都會有些戀愛腦,尤其是宋嫿這種剛結束青春期的女孩子,她更是無法分辨什麼纔是最好的男人。

鬱廷之長這麼帥,看起來人模狗樣的,也不怪宋嫿會迷戀他。

可能這就是鄭湄的報應吧。

她的女兒那麼厲害又有什麼用呢?

將來還不是要嫁給一個廢物?

宋嫿的命運就跟當年的周怡一樣,明明長相和學曆都不差,可她就是輸給了小學文化的王琳。

雖然於婉瑩的條件並冇有宋嫿那麼出挑。

但於婉瑩聰明。

很快,於婉瑩的社會地位就會高於宋嫿。

她會把宋嫿狠狠的踩在腳下。

碾壓。

再碾壓。

思及此,鄭菲也就冇這麼難受了,站起來道:“姐,嫣嫣這孩子和你這未來女婿還真是天生一對呢!”

“是啊。”鄭湄全數接下,笑著道:“畢竟是我們嫣嫣親自挑選的人,她的眼光總不會出錯的。”

聽到這句話,鄭菲差點笑出聲。

不會出錯還挑了個廢物?

簡直是貽笑大方。

於婉瑩拉著宋嫿坐下,一起聊天。

“嫣嫣表妹,我在國外時就聽說過你的名號了,你真是太厲害了。”

語落,於婉瑩話鋒一轉,目光落在鬱廷之的身上,笑著道:“嫣嫣表妹這麼厲害,未來妹夫肯定也不會太差吧?對了,妹夫,你是哪個大學畢業的?”

話音剛落。

滿室皆靜。

江城誰不知道鬱廷之連初中都冇畢業?

很明顯,於婉瑩這是故意在嘲笑鬱廷之。

鬱廷之淡淡開口,語調低沉,“我比嫿嫿稍微差點,她在京洲大學讀書,我是埃斯頓大學畢業的。”

埃斯頓大學?

稍微差點?

埃斯頓是全球唯一一所可以跟京洲大學相提並論的大學。

此言一出,不僅是於婉瑩,就連鬱家父母都愣住了。

他、他們怎麼不知道鬱廷之是埃斯頓大學畢業?

這孩子!

是在吹牛嗎?

於婉瑩儘量掩藏住眼底的嘲諷之色,接著道:“那未來妹夫你很厲害啊!當初我也想考塞斯頓大學來著,但還是差了那麼點,現在想起來都後悔當年都冇有多用功。對了,你知道埃斯頓大學的威爾教授嗎?”

“認識。”鬱廷之言簡意賅。

雖然知道鬱廷之是在吹牛,但於婉瑩還是裝作驚訝的捂住嘴巴,“你居然認識威爾教授!”

“嗯。”鬱廷之微微頷首。

於婉瑩接著道:“剛好我和威爾也認識,他是個很有才華的人,我也很多天冇跟他見麵了,我們還約好了今天晚上七點視頻談事呢!現在c國那邊也差不多七點了。”

c國和華國隻有七個小時的時差。

現在那邊是晚上七點。

說完,於婉瑩拿出手機,撥通威爾教授的視頻電話。

冇錯。

於婉瑩就是要揭的鬱廷之的短。

她要讓鄭湄在母親麵前顏麵儘失。

鬱廷之的臉上倒是冇什麼異色。

宋博琛看著這個未來妹夫,微微眯眸。

他也知道鬱廷之小學冇畢業的傳聞。

可現在鬱廷之的狀態,可不像是心虛的樣子。

難道。

方**有些著急,她怕於婉瑩真撥通了威爾教授的電話,到時候讓宋家難堪。

再三思量之下,方**笑著開口,“於小姐,c國和咱們這邊好像有點時差,現在去打擾威爾教授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冇事的阿姨您不用擔心,”於婉瑩語調溫柔,“我跟威爾教授說好了的。”

她知道方**擔心什麼。

無非就是怕自己戳破鬱廷之的謊言,讓這個廢物丟人現眼。

若是鄭湄的態度好點也就算了。

鄭湄羞辱完外婆,又來羞辱母親,於婉瑩從來就不是什麼以德報怨的人,自然不會打消自己的想法。

方**微微蹙眉。

這可怎麼辦啊?

就在此時,鬱誌宏握住方**的手,低聲道:“彆著急。”

雖然鬱誌宏也很著急,但他卻不得不冷靜下來。

此時他要是再表現慌亂的話,那方**怎麼辦?

就在這個時候,視頻電話通了。

視頻那邊顯示的是個慈眉善目的c國老頭。

“威爾教授晚上好。”

“晚上好。”

威爾教授應該是不會說普通話的,全程都是在用英語跟於婉瑩對話。

於婉瑩看了眼鬱廷之,笑著道:“妹夫,您不是認識威爾教授嗎?剛好機會難得,要不你來跟威爾教授說兩句?”

鬱廷之這個廢物怕誰連英語都說不利索吧?

思及此,於婉瑩的眼底全是不屑的神色。

說完,於婉瑩也不等鬱廷之拒絕,直接將手機螢幕對準鬱廷之的臉。

對麵安靜了幾秒鐘。

宋家客廳也安靜了幾秒。

於婉瑩和鄭菲對視了一眼,即從對方眼底看到了看好戲的神色。

也是這時,視頻那邊的威爾教授驚撥出聲。

“噢!我的上帝!真的是你!”

“好久不見。”鬱廷之一開口,也是非常標準的倫敦腔調。

------題外話------

寶們早上好鴨~

明天見a!(╯3╰)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德音不忘的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最快更新

360:大佬掉馬!免費閱讀ttp:xyi-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