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四千五百三十二章 衝不進來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四千五百三十二章 衝不進來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第1599章苟延殘喘隻為公道二字

楚月並未將行禮的老族長扶起,而是弓腰拱手道:“晚輩恭迎,老族長回府,壯我慕府,揚我軍魂,但盼有朝一日,人人得而見光明,都可在武道之路大放異彩!”

一老一少,在這小小的茶館,互相行禮。

他們之間相隔了許多年,但都在走著同樣的一條路。

今日的風,吹過帝都街,掀起了茶館的竹簾。

兩人相視一笑,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嶄亮的未來,和新的武道大陸。

那美好的一切,在過去的晦暗和血腥裡,也在對未來的憧憬之中。

少女明媚張揚,有將者之氣。

一襲鮮紅長衫,光鮮亮麗。

老者灰頭土臉似孤寡老人,卻有超然不凡的氣質。

楚月扶著老族長坐下,微抬下頜,目光輕泛漣漪,意有所指地道:“韓家公子,聽了這麼久,是否也該出來了?”

老族長滿目地詫然。

隻見身著紫袍華服的男人,眼神深邃,貴氣自溢,俊美無儔的麵龐猶如冠玉。

他自竹簾後側走來,語氣意味深長:“看來,凡事都瞞不過武陵將軍,隻不過......”

韓謹垂眸,低低地笑了。

“慕府老族長消失六十年,必有隱情,武陵將軍既與老族長重逢,又知隔牆有耳,怎不有防備之心?”

男子狹長的眸猶如萬年的古潭,比深淵還要濃鬱。

這會兒,店家去而複返。

“姑娘,你要的茶到了,這是館中最好的扶風柳葉茶,茶葉都是嫩芽,這就為你添上。”

店家殷勤地道:“至於那一百份的雞腿,稍後會有館中之人送來,太過於多了,無法一次到位,還請姑娘諒解。”

“嗯,上茶吧。”

楚月指尖輕敲桌麵。

韓謹入座茶桌,眸光深邃了幾分。

老族長看了看楚月,又望瞭望韓謹,眯起眼眸沉思良久。

許是想到了什麼,老族長心中赫然震撼。

原來這壺扶風柳葉茶,是為韓謹而準備的!

楚月手執茶壺,斟茶入杯,幽幽道:

“韓公子是光風霽月之人,此次所來,自然不會是為了聽牆角。”

“既然韓公子知曉當下的北洲已非昨日安穩之局麵,韓家若不做出正確的抉擇,那麼昨日之南宮一族,便是今日之韓家。”

“韓公子你居安思危,未雨綢繆,想與昔日舊敵慕府合作,身為慕府子孫,我當然要送上我最大的誠意,又怎會對你有防備之心?”

“那麼,這份誠意,韓公子可還滿意?”

楚月將斟滿茶水的杯盞,推到了韓謹的麵前。

這杯茶,便是盟約的意思。

韓謹凝望許久,笑出了聲。

而後,毫不猶豫地端起茶杯,一口飲儘。

他優雅地將見底的杯盞給眼前的老少看:“老族長,武陵將軍,以此茶為盟,但望來日的北洲,慕、韓兩府共存,能有當年祖父與老伯公時的親密交情。”

“韓公子,明人不說暗話,韓家死士、府兵、精銳武者以及在軍機處的士兵,你能調動多少?”

楚月開門見山。

韓謹沉了沉眉,旋即抬眸:“韓家上下,皆可調動,韓某一人足矣。”

楚月扯著唇,笑了笑。

暴風雨啊。

終於要在平靜的北洲捲起了。

隻希望風平浪靜之時,身畔依舊還有故人相伴。

楚月端起杯中茶,敬向韓謹,隨即一口飲儘。

“慕府上下,皆聽本將號令,屠龍宴上,我慕府必是北洲之大。”

楚月茶盞見底,放置於桌:“韓公子,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老族長看著雷厲風行,話裡有話並且默契十足的兩位聰明年輕人,著實給震驚到了。

老人深深地望著楚月。

原來,在牆後窺測和在近處所望,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感覺。

直覺告訴老族長。

葉楚月。

她將在屠龍宴上,乾一件大事。

楚月輕瞥了眼韓謹,微勾了勾唇。

洪門宴,南宮雄之死,給剩下的三大家族給敲了一記警鐘。

她既能東閣一怒斬殺南宮雄,其他三位的項上人頭,在脖子上呆多久,還不是得看她的心情。

那三位,自然得惶惶不安了。

楚月凝了凝眸,望向了茶館的窗外。

屠龍宴啊——

可真期待。

......

慕、韓兩府的盟約已成。

韓謹是個聰明人,便不再留在茶館。

將餘下的時間都留給了慕府的老族長和新將軍。

“如今,四下已無人,老族長可願告知,因何故消失六十載?”

楚月問道:“晚輩自知老族長必然有隱情,但唯有老族長如實相告,晚輩纔有方向。”

“將軍,可曾聽聞四個字?”老族長說。

楚月眼眸瞬間黯淡了下去。

她不言,隻繼續喝著茶。

直到胃中被茶水灌滿,才把杯盞放下。

她自嘲地笑了笑,眼眶登時濕潤了,微微發紅地望向了老族長,聲音都在顫抖:“豈......是......功高震主?”

“正是。”

老族長閉上了眼睛:“吾正值盛年之時,昔日四大家族不過米粒之輝,怎及吾慕府日月之光?彼時,慕府除慕軍以外,最出名的有三支軍隊,其中便是如今的烈火軍,另外兩支則是老朽一手培養的定**和北神衛!”

“那年東部天魔炎出事,又有武者組織的異軍謀反。”

“老朽率領定**,剿滅異軍,殺他們個片甲不留,最後吾十萬定**,無一生還。”

“真當可笑。”

“老朽千裡奔襲,用領主寶器帶我十萬定國英魂回故土,迴天子腳下的帝都,卻遭人追殺數十月。”

“在失去腳筋手筋的情況下,逃亡十月,終回故土,欲見北洲君主訴說十月委屈。”

“不曾想,恰好得知北洲君主與追殺老朽的死士見了麵,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話說至此,老族長滿目通紅和充血。

他笑著,眼睛卻越來越紅。

滾燙的熱淚,流淌了下來。

滴落在杯盞之中。

他痛苦地望著楚月:“將軍,老朽雖孑然一身,孤獨在世六十載,但老朽不孤獨啊,老朽的脊梁之上,是足足十萬的定國英魂啊,老朽還要為他們討回公道。”

“老朽知道啊,他們必然死不瞑目,不願過奈何橋,不願輪迴。”

“他們守在黃泉路,等這個公道等了六十年老朽終還是未給他們,老朽愧對慕府列祖列宗,這般苟延殘喘六十載隻為公道二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