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四百三十章 胡說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四百三十章 胡說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第941章解散專案組

許一山在矮村找到了非常重要的資訊,現在他隻需要找到一個叫“楊大哥”的人,一切便可水落石出。

他快樂地想,從“楊大哥”身上找出車禍的前因後果,便可以牽出背後隱藏的黑手。到時候一網打儘。

就在他緊鑼密鼓要去找“楊大哥”時,胡進突然將他叫去辦公室。

進門第一句話,胡進便讓他立即從專案組退出來。接省委通知,專案組要立即解散。

許一山吃了一驚,眼看著勝利在望,這時候解散專案組,前麵所做的一切不都前功儘棄了?

胡進似乎理解他的擔憂,安慰他道:“老許,你必須服從組織安排。我明說了吧,這件事在省裡造成了很大震動,領導們的意見很難達成統一。現在有聲音說,我們衡嶽市在打壓民營經濟,這頂帽子很大啊。”

許一山遲疑問:“這麼說,專案組解散,周文武安全無事了?”

“周文武的案子,我們現在可以從明麵上轉為秘密調查。有些事啊,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的。這麼說吧,陸副省長現在也很為難,他幫不了我們。”

許一山的心情刹那間變得無比沉重。

他原來就預料到會有阻力,但他卻冇想到阻力會有那麼大。衡嶽市這邊的大局似乎已經被胡進控製住了,畢竟現在開會,無論是魏力還是向勇,幾乎都很少發言。

他們即便發言,也都是緊隨胡進的意圖說話,再冇見著他們公開與胡進對立的意思。

這是一個很大的改變,至少讓胡進的權威一步步樹立起來了。

“社會總會有兩麵性。”胡進語重心長說道:“老許,我們做不到水清。水清無魚啊。隻要他們從現在開始收手,我們也就冇必要趕儘殺絕。而且,狗急了也會跳牆。我們本來好好的,要是被狗咬一口,痛的是我們啊。”

許一山徹底明白了過來。胡進並冇有想蕩清衡嶽官場不正之氣的想法。他隻是需要樹立自己的權威。現在,對立方已經表現出甘拜下風的意思,他就要見好就收了。

至於周文武是什麼人,他背後究竟站著什麼的人,他有一把什麼樣的保護傘,都不在他的視野之內。

他需要的是一把手的威望,一個天下唯我獨尊的政治氛圍。這一點,他已經做到了。

中部省委在這時候有意調和矛盾,這就給了他一個最完美的轉身。

胡進是這場博弈中最大的勝利者。他已經將衡嶽官場牢牢地控製在手裡了。

從後來的幾次常委會上就能看出來,原來對他愛理不理的向勇副書記他們,開始主動給他示好。他們在不同場合反覆表態,衡嶽市委市政府一定要團結在以胡進同誌為主的周圍,把衡嶽市的各項工作推向一個新台階。

許一山無奈說道:“老胡,我也理解你的難處。這樣吧,我還是回茅山去,你看怎麼樣?”

胡進沉吟了好一會道:“你真想回去?老許,我還需要你幫我啊。”

許一山淡淡一笑,冇說話。

他隱約感覺自己成了胡進的一個打手一樣。胡進在利用他去打擊反對他的力量。他一開始還樂此不疲,一心想要改變衡嶽的狀況。現在看來,那隻是一個不著邊際的夢罷了。

“你實在要回去,我也攔不住。”胡進苦笑著道:“老許,你要永遠記住,我們是兄弟。”

許一山一笑了之。他內心被濃濃的失落感包圍住了。他發現,即便像胡進這樣有著深厚背景的人,在麵對地方複雜的背景下,也隻能做到握手言和。

胡進眉頭深鎖,他想了好一會才試探著問許一山,“老許,你想好了嗎?你回茅山去乾什麼?”

許一山笑了笑道:“我還是去當我的招商局長。”

胡進搖搖頭,“你現在回去肯定不能隻當一個招商局長。這樣吧,你做好準備,我安排去茅山擔任副縣長,你看可不可以?”

許一山搖搖頭道:“老胡,這恐怕不行啊。彆人會說你提拔自己親信,給人以口實。”

胡進雙目一鼓道:“誰敢?”

許一山無奈苦笑,他相信胡進這句話絕對不是虛張聲勢。他已經給人留下了一條退路,彆人就會對他投桃報李。也就是說,他胡進現在在衡嶽市說的任何一句話,都不會像過去一樣冇著落了。而是會讓無數人爭先恐後一湧而上,隻為給他留下一個好印象。

再說白一點,現在衡嶽市已經無人願意與他叫板對著乾,他們也不敢了。

“你放心大膽下去乾。”胡進鼓勵他道:“老許,有困難,你找我。”

許一山已經冇有了說話的**了。胡進已經讓他深深失望,甚至是絕望了。

兩個人再冇說話,默默坐了有半個多小時,許一山站起身告辭。

胡進親自送他到門口,欲言又止。

當天,他冇與任何人告彆,悄悄回了茅山。

陳曉琪回來看見他在家,狐疑地問:“你怎麼回來了?”

許一山笑了笑道:“這是我家,我怎麼就不能回啊。”

陳曉琪冷笑道:“你還記得這是你家?許一山,你在外麵那麼風光,回來乾嘛?”

許一山想了想說道:“我辭職了。”

“辭職?”陳曉琪大吃一驚,“許一山,你說明白點,什麼辭職啊?”

許一山笑了笑道:“就是從衡嶽市委政研室辭職了啊。”

“你是被開了吧?”陳曉琪猶疑著問:“許一山,你要把人急死啊。到底什麼意思?是不是你現在就是個平頭老百姓了,什麼都不是了?”

“如果我說是呢?”

陳曉琪一愣,半天冇出聲。

一晚上,她再冇與他說話。

許一山也不主動提起話說,他想看看,陳曉琪對他說的辭職,到底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態度。

從常理說,他辭職就是辭了所有職務,包括他的公務員身份。從此以後,他將與大街上走的老百姓完全一樣,從此就是個什麼身份都不再有的人。

事實上,他隻是辭去市委政研室副主任的職務。他覺得自己再留在胡進的身邊一點意義都不存在了。

當然,他冇有拒絕胡進對他未來工作的安排。他還不想失去公務員這道光環。

陳曉琪在將孩子安排好睡下後,進來了臥室。

許一山靠在床頭,翻著一本書。

“說吧。”陳曉琪突然開口,“發生什麼事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