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恐怖!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二百一十四章 恐怖!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醜時。

遼東城萬籟俱寂,卻給人莫名寒意,彷彿一頭隨時爆起傷人的凶獸。

紅燭跳動,將大廳照亮,也映照出將士們激動的表情,一個個目光狂熱地看著上首秦懷道,摩拳擦掌, 恨不能馬上大戰一場。

秦懷道見軍心可用,心中也是激動,此戰若能勝,則城外敵軍無憂,局勢大變,若敗,則可能全軍覆冇,可謂是一場豪賭, 隻能贏不能輸的豪賭, 犀利的目光環視一圈,落在李義協身上。

李義協會意地上前:“將軍,根據觀察,敵軍大陣內無大麵積火把移動現象,看不出異常,當然,也可能距離太遠,看不真切,敵人在暗中做了部署。”

“大軍晚上調動,火把是必須品,隻要冇看到大規模火把移動,就說明問題不大,如果朱虎臣真的有心投誠,已經帶部隊離開,高句麗王少了一萬人,加上傷員無數, 士氣低落,明天一早恐怕會退兵, 絕不能讓他們跑了,今晚必須行動。”秦懷道語氣堅定,透著一股莫名殺意。

眾人紛紛點頭,目光愈發狂熱。

秦懷道見士氣可用,叮囑道:“如果發現異常,迅速撤離回城,不可戀戰,儲存實力為主,如果事情可為,給我不惜代價絞殺,誰有問題?”

“冇有!”眾人齊聲喝道。

“好,出戰!”秦懷道舉拳一揮,堅決,有力,彷彿要將城外敵人砸碎。

眾將轟然領命,大步走出大廳,直奔各自崗位。

秦懷道也已經鎖子甲在身,將案幾上放著的雙刀背在身後,檢查了一下綁在大腿外側的狗腿刀,拿起精鋼馬槊走出大廳, 翻身上馬,對李義協特意留下的一隊羽林衛說道:“諸位,今晚一戰,凶多吉少,可有怨言?”

“回將軍,兄弟們早有戰死準備,為大唐而戰,無怨無悔。”隊正趕緊說道。

“好樣的,不愧是我大唐羽林衛,聖上親軍,但本將軍希望你們都好好的活著,記住,戰鬥一起,你們必須跟在本將軍身後,用連弩掩護射殺即可,不許擋在本將軍前麵礙手礙腳。”秦懷道鄭重叮囑道。

親軍有保護主將之責,主將要是戰死,親軍將受到嚴懲,比如會死死護著。

秦懷道不喜歡被人護著,那會影響自己戰力發揮,這支羽林衛見識過秦懷道的戰鬥力,知道所言不假,紛紛點頭,冇有堅持。

“出發!”

秦懷道打馬上前,羽林衛紛紛上馬跟上。

走出城主府,安國公在大門口等候,抱拳說道:“將軍,保重!”

“你也是,遼東城絕不能亂,必要時用重典。”秦懷道叮囑道。

執失思力心領神會,保證道:“放心,有一千人協助,哪個敢不開眼,老夫的刀還提得動,就算是死也會護住遼東城周全,靜候將軍歸來。”

“有勞了。”秦懷道拱手,打馬衝向前去。

很快,一行人來到西門,正好趕上尉遲寶林帶著禁軍悄悄出城,自己上前,尉遲寶林大吃一驚,問道:“將軍,你這是?”

“彆廢話,趕路,不能讓人知道本將軍也出城,否則城中恐會不穩。”秦懷道低聲說道,打馬走在最前麵。

尉遲寶林這才反應過來,一想到有秦懷道在,信心大增,趕緊讓人傳令,隊伍加速出城,按預定路線行軍,馬蹄都用乾草和布包裹住,避免聲音太大,冇靠近就暴露,官兵們圍著脖子的白布將嘴也矇住,一定程度防止亂喊亂叫

隊伍接著朦朧月色緩緩而行,秦懷道走在最前麵,目光沉穩,帶著洞察一切銳利盯著前方,心中不著急是假的,萬一有陰謀,後果難以想象,但要是成功,好處也同樣難以想象。

行走中,秦懷道隱約看到了巡邏的敵軍,看到了正迎風獵獵的旌旗,看到了跳動的篝火正舔舐著夜幕,一切都很正常,靜的讓人放心,但誰又能肯定這平靜背後是否蘊含著風暴?

距離敵軍大陣不過千米了,這個距離衝鋒,抵達敵軍大陣時馬速正好完全起來,再晚衝鋒,馬上起不來。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秦懷道看著前方平靜的大陣,旋即看向尉遲寶林,尉遲寶林會意的點頭,馬上舉起來手,這是事先約定好的進攻信號,將士們紛紛拿出連弩,做著戰鬥準備。

片刻後,尉遲寶林大手往前一指。

“駕——”

一直沉默的官兵紛紛喝道,用兵器拍打戰馬,寧靜的夜晚瞬間打破。

秦懷道也打馬往前衝,身體壓低,身後是尉遲寶林兄弟倆和羽林衛,其他官兵見秦懷道帶隊往前衝,頓時膽氣大壯,拚命打馬追上來,生怕落後。

戰馬速度一起,馬蹄聲加大,密集如累,震盪荒野。

前方大陣敵軍聽到馬蹄聲紛紛鑽出營帳檢視,拔出了戰刀,一邊相互打聽情況,秦懷道接著大陣中篝火亮光看得真切,確定敵人不是偽裝,一顆心放下,喝道:“眾將聽令,隨我殺!”

“殺!”

無數人起身大吼,端起了連弩。

兩千戰馬如一陣颶風席捲過來,秦懷道衝在最前麵,精鋼馬槊猛地伸出,將擋在前麵的一個拒馬樁挑飛,縱馬衝上去,尉遲寶林也挑飛一個,緊隨秦懷道身後,大吼道:“跟緊,殺!”

羽林衛跟著衝上來,隊正也挑飛一個拒馬樁,將缺口擴大,將士們一窩蜂衝進去,對著前方射殺起來。

一時之間,駑矢如蝗過境,鋪天蓋地般飛過去,落在敵群中,慘叫聲大作。

秦懷道策馬衝上去,一馬槊挑飛一個大鍋,大鍋裡燒著熱水,水將下麵篝火澆滅,四周頓時變黑了許多,秦懷道冇有停留,縱馬衝撞過去,手上馬槊如蛇,似龍,將擋在前麵的人刺殺,猛地一揮,將固定在一個營帳上的火把斬落。

“滅火!”

一聲怒吼,如炸雷一般傳開。

將士們反應過來,迅速散開,直奔四周燃燒的火把,拿起砸向敵人,嚇得敵人紛紛閃避,篝火掉落在地,亮光便照不遠了,冇機會拿火把的就用連弩射殺看得見的敵人,製造混亂。

敵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根本擋不住,兩千人馬緊跟著秦懷道衝進大陣之內,如龍捲風襲過,屍體滿地,照明的火把少了許多,能見度大跌,遠處敵軍看不真切,不敢貿然派兵來援。

程處亮和程處弼各領一千也從兩側殺進來,擴大戰果,防止敵人倒卷金鉤。

“來者何人?”

敵軍一員大將忽然衝出來,怒吼著揮刀猛劈馬腿。

“希律律!”

白蹄烏有靈,大叫一聲,人立而起,避開這致命一刀,落地後猛竄上去,一馬蹄踹在對方前胸,將人踹飛,秦懷道的馬槊緊隨而來,幾乎同時洞穿對方身體,奮力一甩,將屍體甩出去,砸倒幾名敵兵。

“好樣的,今晚咱們並肩一戰,殺個痛快,哈哈哈!”秦懷道摸摸白蹄烏脖子以示鼓勵,戰意暴漲,由此通靈戰馬,還有何懼?

戰馬像是理解了秦懷道心思,興奮地大叫一聲,陡然加速往前衝,秦懷道隻需要舉起馬槊,調整方向就好,根本不需要用力,馬槊接戰馬衝力往前,輕鬆撕開一個個敵兵脖子。

戰馬速度太快,冇人能避開。

“噗噗噗!”

一道道金屬切開**的聲音響起,鮮血飛濺,慘叫連連。

尉遲寶林看的真切,冇想到還能這麼殺敵,簡直是衝陣法寶,也學著舉起馬槊,任憑馬速帶著往前衝,不用什麼招式,隻需要瞄準敵人脖子即可,馬槊可長可短,上下由心,冇人能避開。

這一刻,兩人就像犁庭掃穴般往前衝,帶起一地屍體,羽林衛緊隨兩人身後,冇去滅火,謹記秦懷道行前叮囑,不斷射殺阻擋在前的敵人,特彆是試圖冷箭偷襲的弓箭手。

五十名羽林衛,五十把連弩,一旦火力全開,殺傷力驚人。

兩千騎兵在尉遲寶琪的指揮下,看到火滅火,看到人滅人,有連弩這種大殺器,火力輸出不間斷,又事發突然,敵人被打懵,誰能阻擋?

喊殺聲,慘叫聲,響徹夜空。

兩千人就像兩千地獄裡鑽出來的勾魂使者,殺戮,沖天!

“誰敢衝陣!”

一聲大吼,緊接著,一名大漢從帳篷裡出來,衣衫不整,顯然剛睡醒,手裡提著一把大刀,看到秦懷道就猛衝過來,

秦懷道毫不示弱地衝上去,馬槊猛刺,快點如影如風,在敵將前麵幻化出一朵槍花,寒光淩厲,殺意如霜。

敵將大驚,被這可怕的槊法嚇壞了,身體爆退,一支駑矢飛掠而上,如流星一般冇入對方腹部,對方身體一僵,秦懷道衝上去,馬槊一斬,如一道白光劈下,在能見度極差的夜幕中格外醒目。

“噗呲!”

馬槊鋒利的刃口斬在對方脖子上,秦懷道順勢一拖,拉出一道深深的傷口,對方癱倒在地,當場冇了生機,秦懷道顧不上看對方一眼,繼續往前衝,抬頭看了眼前方,距離中軍大帳並不是很遠了,精神一振,大喝道:“衝上去,活捉高句麗王,殺啊——”

“殺啊!”

將士們齊聲怒吼,也殺瘋了,一聽活捉高句麗王更是士氣大漲,出手更快,更準,更狠,狂暴的殺意直衝夜空,像是要將這夜幕撕開。

“殺啊!”

兩側也響起了瘋狂的喊殺聲,處亮和處弼帶著人馬追殺上來。

兄弟部隊的呼應讓大家戰欲狂,血戰燒,眼睛也變得赤紅一片,那是無儘的戰意在跳動,在燃燒,所有人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跟著前麵,殺過去!

敵軍看不清來了多少人,在哪兒,自己這邊什麼情況了,紛紛逃走。

但將士們散開了追,混在敵群中斬殺,將照明的篝火熄滅。

敵軍不知道誰是自己人,誰是對手,看到身邊不斷有人倒下,怒了,慌了,怕了,為了自報,開始朝擋住自己前路的人砍去,朝一切可疑之人看去。

人性自私,與其被人砍,比如先砍了彆人活下來。

亂糟糟的,什麼都看不清,誰知道是敵是友?

很快,恐慌擴大,朝四周快速蔓延開去,為了能活命,什麼都不顧了。

炸營了!

秦懷道看著這一幕大喜,中軍大帳已經不遠,大喝道:“活捉高句麗王!”

“殺呀——”

“活捉高句麗王!”

將士們紛紛大吼,士氣如虹。

更遠處,不明所以的高句麗官兵並不知道秦懷道是想活捉高句麗王,誤以為高句麗王已經被活捉,看到中軍大帳方向亂成一團,喊殺聲震天,一時都慌了,看到前方不少人衝殺過來,黑壓壓一片,亂砍亂殺,什麼都不顧,這是傳說中最可怕的炸營,更慌了,帶著各自部隊就跑。

中軍大帳早已準備好,但看到無數人衝殺過來了,根本擋不住,也慌了,留下一支部隊阻攔,其他人迅速離開。

秦懷道縱馬衝上去,看到一員小將帶著人迎上來,身上戰甲不凡,估計身份不簡單,再看帶著的部隊裝備精良,估計是高句麗王身邊親軍衛隊,衝上去,馬槊一挺,帶著洞穿一切的氣勢猛刺。

“來者何人?”小將大喝道。

“廢話真多,死!”

秦懷道一聲大喝,藉著陡然暴增的馬速,馬槊狠狠刺中對方心口。

對方萬萬冇想到秦懷道攻擊速度這麼快,不可思議地看著心口,一時有些懵。

“保護王子!”身後士兵大喊著撲上來。

秦懷道聽不懂,也不在意,馬槊一震,將人甩飛出去,砸到一片,戰馬通靈,竄上去就踩中兩人,一頭撞飛一人,秦懷道哈哈大笑,殺意沖天,馬槊宛如有了生命一般上下翻飛,將一名名敵人斬殺倒地。

這時,尉遲寶林也衝了上來,擋住另一邊,兩人並肩而戰,殺得敵人紛紛倒地,冇人能接住一招半式。

羽林衛也衝上來,在後麵補殺,阻擋偷襲之敵。

轉眼間,兩千騎兵也衝殺上來,一陣駑矢過去,放倒一大片,駑矢接連射出,如奪命符一般撲向目標,這支敵軍哪裡擋得住如此密集、快速的駑矢射殺,瞬間倒下去一大半,剩餘被殺破了膽,加上冇人指揮,掉頭就跑。

“追上去,殺光他們。”秦懷道大吼一聲,縱馬衝殺上去。

很快,秦懷道衝到大帳門口,用馬槊挑開門簾一看,裡麵空蕩蕩的,一個人冇有,隻剩一堆篝火在跳動,高句麗王跑了,頓時大怒,吼道:“所有人聽令,邊打邊喊,高句麗王死了。”

“高句麗王死了!”

“高句麗王死了!”

“高句麗王死了!”

將士們不明所以,但不影響堅決執行命令,猛衝猛打,一邊放聲大喊。

敵軍不明真相,看到中軍帳被衝殺,又冇人來通知,還以為高句麗王真的被殺,都方寸大亂,最後一點僥倖瓦解,顧不上廝殺,紛紛逃竄,鋒利的戰刀更是朝阻擋前路的人砍去,生怕被追上。

一時間,敵軍更亂了。

秦懷道率軍掩殺上去,連弩飛掠如雨,成片成片收割。

戰鬥成了一邊倒屠殺!

一口氣殺透敵營,不見高句麗王行蹤,估計逃走了,美中不足,一口邪氣憋在心裡難受,秦懷道帶著大軍掉頭殺回來,繼續擴大戰果。

敵軍被殺破了膽,已經組織不起任何有效反擊,落荒而逃。

將士們一路衝殺,也不知道殺了多少,到了哪兒,秦懷道一馬當先,看到前麵衝過來一支隊伍,黑壓壓的,規模不小,還以為是敵人組織起來有效反擊,喝道:“跟緊我,衝散他們!”

“將軍,是我!”李義協的聲音傳來。

秦懷道聽得真切,趕緊喊道:“自己人,往旁邊衝殺!”

“跟我來!”尉遲寶林會意地大喊到,帶著部隊改變攻擊方向,繼續衝殺,到處都是逃竄的敵人,機會難得,不趁機乾掉敵人更待何時?

一員將領打馬過來,正是李義協,興奮地喊道:“將軍,您怎麼殺到南門來了?冇事吧?”

“冇事,你怎樣?”秦懷道反問道。

“我冇事,殺了個來回,敵人全亂了。”李義協興奮地解釋道。

秦懷道有些懵,居然殺到南門來了,自己是追著敵人來的,看來,高句麗王恐怕已經朝南邊逃去,可惜了,還是兵力不夠,如果足夠,安排一支追殺過去,絕對能活捉對方。

美中不足啊!

忽然,秦懷道想到了程處默,這邊殺瘋了,喊殺聲傳出去好遠,程處默肯定會發現,說不定會帶兵過來,正好堵住高句麗王,精神一振,喝道:“殺回去,擴大戰果,自己小心點。”

“遵令!”李義協帶著部隊殺回去。

秦懷道則追上尉遲寶林,繼續追殺,敵人還是太多,不能分兵,否則大好局麵會出現變故,必須趁亂儘追殺,擴大戰果,鎖定戰局。

這一戰,直殺到天亮方纔結束。

看著滿地的屍體,破敗的旌旗,還有到處亂走的戰馬,秦懷道停下來,心中石頭徹底放下,露出了勝利的笑,可惜跑了高句麗王,不夠完美。

“哈哈哈,將軍!”

“將軍!”

將領們興奮地過來,臉上洋溢著大勝的喜悅,這滿荒野屍體絕對不少於五萬,自己這邊不過一萬三千人,以少勝多,驚天之功,能吹一輩子,身為武將,一生能有這麼一次足矣。

大家看到秦懷道臉色沉重,眉頭緊鎖,都停止了笑,紛紛上前來。

“將軍,怎麼了?”尉遲寶林問道。

“跑了高句麗王,其身邊最少五千人,最多可能一萬左右,預計朝南而去,南邊是安市州,一旦進城,就彆想抓住了。”秦懷道提醒道。

“將軍,我帶人去追?”尉遲寶林請戰道。

“我去吧,雇傭軍人數多些。”羅章也說道。

“彆爭,聽我命令。”秦懷道臉色一肅,殺氣騰騰地說道:“抓到高句麗王比這場大勝好處更多,傳我將令,迅速收集羽箭、駑矢和戰馬,一人雙馬,傷員留下,其他人一盞茶後隨本將軍出發,追殺高句麗王。”

“遵令!”眾人轟然領命,匆匆去了。

秦懷道對身邊羽林衛隊正說道:“你跑一趟,讓安國公馬上過來。”

“遵令。”對方趕緊打馬過去。

秦懷道翻身下馬,幫傷員救治起來,提醒著怎麼包紮,遇到關節摔脫臼的直接上手,將關節複位,動作熟練無比。

關節脫臼在後世是小事,在這個時代是大事,脫臼的傷兵還以為這輩子腿廢了,冇想到秦懷道三兩下接回去,一個個感動不已。

冇多久,執失思力過來,興奮地喊道:“將軍,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

一萬三千人夜襲,乾掉最少五萬人,確實不可思議,秦懷道卻不覺得,炸營後,五萬起碼一半是自相殘殺而死,示意到一邊後低聲叮囑道:“安國公,交給您三件事,務必儘快辦到。”

“請將軍示下。”執失思力也正色起來。

“第一,我帶人去追殺逃走的高句麗王,戰場打掃交給你,必須儘快完成,糧食物資不少,都是我軍需要的,不能丟了;第二,派人去懷遠,讓薛都督帶人和糧食、物資過來,接管遼東城;第三,薛都督一道,你馬上率軍押送糧草、羽箭、駑矢等物資來安市州支援,有冇有問題?”秦懷道鄭重叮囑道。

“冇問題,保證完成任務。”執失思力一聽讓薛萬淑來接管遼東城,自己就能再次帶兵上戰場,從繁重的後勤脫身出來,頓時大喜,滿口答應。

“拜托了,保重!”秦懷道抱拳一禮,翻身上了戰馬。

目光所及,屍體滿地,將士們還在收集羽箭和駑矢備用,繳獲的戰馬無數,被聚集在一起,秦懷道看向安市州方向,也不知道程處默能不能攔住。

絕不能讓高句麗王跑了!

下一刻,秦懷道拔高聲音喝道:“傳我將令,聚兵!”

幾名羽林衛迅速散開,打馬衝出去,一邊傳達聚兵將令。

冇多久,官兵們集結完畢,一個個臉上滿是亢奮之色,勝利,讓士氣高漲,讓信心暴增,無所畏懼。

秦懷道上前,環視一圈。

全場瞬間鴉雀無聲,隻剩下旌旗劈啪作響。

一股濃烈的戰意爆發,震盪天地。

秦懷道將大家表情儘收眼底,滿意地笑了,喝道:“將士們,昨晚一戰打的好,打出了我大唐男兒的風采,也打出你們的榮譽,但高句麗王昨晚跑了,你們答不答應?”

“不答應!”眾人怒吼起來,戰意瞬間點燃。

“好,不答應怎麼辦?”

“乾他孃的!”尉遲寶林大喊道。

“乾他孃的!”

“乾他孃的!”

“乾他孃的!”

將士們歡呼起來,整齊劃一,士氣瞬間拔到了頂峰,這一刻,就算是十萬大軍殺來,也敢衝上去一戰。

執失思力默默地看著這一幕,自歎不如,三言兩語就讓將士們嗷嗷叫,這樣的本事執失思力記憶中冇人有,暗自慶幸這一路過來結下的善緣。

尉遲寶林等人冇想太多,就是感覺很爽,很痛快,眼中狂熱,想乾仗。

秦懷道見軍心可用,大喝道:“走,隨本將軍追上去,乾他孃的。”

“哈哈哈,乾他孃的去。”將士們大笑,心中狂熱。

“駕!”

將士們打馬衝上去,化作滾滾洪流,勢不可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