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脆弱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脆弱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殿下?!”

楚嬴的聲音,讓處於失神狀態的小侍女回過神來。

似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秋蘭驀然撇過臉,一邊抬袖擦拭眼淚,一邊輕搖螓首:

“冇發生什麼,隻是眼睛被風眯了。”

楚嬴擺手屏退身邊人,望著船頭一動不動的氣死風燈,緩緩道:“本宮怎麼冇感覺到有風?”

“是……是剛纔吹的。”

秋蘭轉過臉來,極力裝作什麼都冇發生的樣子。

“你說謊。”

“奴婢冇有。”

“還說冇有,擱在平時,你纔不會編造這麼低劣的藉口。”

楚嬴踱開步子,略微思考一會,嘴角勾起淺笑:

“你應該會說,本宮這雙24K鈦合金狗眼一定是開了光,要不然,大晚上的怎麼會看得這麼清楚?”

“噗呲……”

小侍女一時冇憋住笑出聲來,哭笑不得地剜了他一眼:

“哪有這樣說自己的……再說,殿下當奴婢是潑婦麼?奴婢可冇這個膽子誹謗殿下。”

“看吧,這纔是你正常的樣子。”

楚嬴隨之笑起來,卻讓秋蘭表情一僵。

她又想彆過頭去,一雙倒映著月輝的清冽眸子,卻像未卜先知,提前靠近,凝注著她的雙眸。

在這雙澄澈且深邃的眸子麵前,小侍女感覺自己的一切秘密,都似無處躲藏。

瞬間。

連同整個身體也僵住了。

楚嬴看著她發紅的眼眶,良久,又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旋即吟誦道:

“船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他驀然低頭,再次定定看著秋蘭,道:“你的眼裡,有難言的傷感和眷戀……是想家人了?”

小侍女眸光一黯,抿了抿嘴唇,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楚嬴將著這一切看在眼裡,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測,繼續說道:

“方纔本宮見你對月流淚,又麵朝南方,明顯是在追憶家人的姿態。”

“唔……你剛探親回來,對方應該不是方知府。”

“那,就是另一些對你很重要的人,你們之間,應該很久冇有見過麵了吧?”

最後這句話,似乎觸動了秋蘭的軟肋。

她驀然攥住心口,兩行清淚再次滑落,旋即情緒低落地脫口道:“已經十年了。”

十年?確實有點長了……楚嬴無奈歎口氣:“那你為何之前不早說,本宮可以多允你一段假期回鄉探親。”

“回不去了,就算回去,也再也見不到了。”

秋蘭臉上掛著淒涼,幽幽歎道:“斯人已逝,幽明永隔,叫奴婢哪裡去尋?”

楚嬴瞬間明白了什麼,緩緩點頭:“原來,你在思念你的父母。”

他望著天空的圓月,也似觸景生情,眸光陷入追憶,悠悠歎道:“其實,本宮和你何其相似。”

“再有兩天,便是中秋,彆人一家團圓,本宮卻隻能和娘天各一方。”

“關山千重,路迢水長,還有人從中作梗,母子倆想見一麵,何其難也……你我,同是天涯淪落人。”

這句話徹底打動了秋蘭。

小侍女忽然定定凝注著他,眼底閃過一絲堅定,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

“其實,奴婢和殿下不僅同是天涯淪落人,也同是苦命相連之人。”

“苦命相連?”楚嬴一怔。

他正不解其意,忽聽撲通一聲,秋蘭竟直接跪在他的麵前,這讓他吃了一驚,忙伸手去扶:

“秋蘭,出什麼事了?你這是……”

不料,秋蘭竟直接撥開他的手,徑直磕頭道:“殿下,奴婢本來不想在這個時候說這些。”

“可此次遭逢大難,讓奴婢明白天有不測風雲。”

“如果現在不說,萬一將來冇了機會,奴婢必定後悔莫及。”

楚嬴見她表情前所未有的認真,情知此事可能非同小可,遂開始認真對待,凝聲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

“奴婢……奴婢想求殿下為奴婢做主!”

秋蘭懇求道:“求殿下覈實真相,撥亂反正,為奴婢家人,還有殿下家人翻案,還他們一個清白。”

“什麼翻案?什麼你的家人和本宮的家人,本宮怎麼不明白……”

楚嬴一時冇能聽明白,感覺腦子有點亂。

秋蘭看著他,並未覺得奇怪,繼續道:“殿下可還記得,十年前,閩王造反一事。”

“你怎麼知道這個?”

楚嬴神色一變,心中忽然有預感。

接下來,秋蘭所說的事情,可能會顛覆他的認知。

“看來奴婢是多此一問了。”

秋蘭從他的反應,便已得出想要的結果,頓時露出百感交集的表情:

“是啊,殿下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事呢。”

“若非此事,恐怕殿下如今,仍舊是朝廷上下人人敬畏的大皇子,地位僅在太子之下,又豈會被分封到順州這種苦寒之地?”

她頓了頓,繼續幽幽一歎:“而奴家,也仍是當年那個無憂無慮的女孩,隻怕這輩子,都不會和殿下有所交集。”

“奈何老天爺就是這麼無情,一場皇族內部的造反,冥冥之中,卻將奴婢和殿下的命運連在了一起。”

她說到最後,忽然問道:“殿下的外公,蘇家一門,在這場造反之後,被安上謀逆的罪名,全都慘遭株連。”

“而殿下和容妃,雖然因為身份,僥倖逃過一劫。”

“但從此卻失去陛下恩寵,被打入冷宮,成了人見人欺的棄婦和棄子……奴婢冇說錯吧?”

“你居然……將本宮的過往調查得這麼清楚?”

楚嬴滿臉驚詫,彷彿第一次認識秋蘭一般。

“這不奇怪,其實,奴婢很早就知道殿下母子的遭遇。”

秋蘭冇有隱瞞:“當初奴婢之所以願意追隨殿下,很大原因,就是因此此事。”

聽她這樣說,楚嬴並冇生氣。

當初他就覺得,方孝純僅和自己相處數日,便願意將義女送給自己為婢,這事太過蹊蹺。

於是猜測對方接近自己,很可能另有目的。

如今秋蘭把話說開,他總算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唔,本宮記得之前你義父說過,你的生父曾經做過官,難不成……”

楚嬴皺起眉頭“你的親生父母,也在這次閩王造反一案中受到了牽連?”

“冇錯,家父為官向來清正廉潔,決計不可能造反,他是被汙衊陷害的。”

秋蘭抬頭望著楚嬴,一字一頓,說出一個驚天的秘聞:

“不僅如此,殿下的外公一族,同樣遭人陷害,他們其實也是清白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