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到底在哪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到底在哪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

可是這條路是陸知宴自己選擇的,他想要他的愛人和他長相廝守,朝他笑,衝他展露溫柔,就必須要承受痛苦。

他調整好呼吸頻率,將注意力放到該如何為沐秋煙製作早飯上。

陸知宴含著金鑰匙出生,十指不沾陽春水,在商場上縱橫捭闔的他,在廚房卻毫無用武之地。

普通的一份蛋煮麪,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做成。

隻是,這份精心準備的早餐,沐秋煙一口冇吃,她蹲在門口,用冒著熱氣的麪條喂不知道哪來的小流浪狗。

陸知宴在準備早餐時便幻想出沐秋煙吃麪時的種種反應,他緊張地等待她誇他,結果,她一筷子都冇碰。

原來,期盼落空,一番心血冇得到迴應,是這樣苦澀。

沐秋煙偏頭掃了他一眼,隨意淡笑道,“這麼小氣啊,以前你都是和我一起喂流浪狗。”

因為這句話,陸知宴連難受都不敢表露出來,他怕沐秋煙看出端倪,發現他不是傅追野。

同時,他也擔心,沐秋煙這次依舊冇被催眠,她現在的所作所為都是她故意的。

但接下來沐秋煙的一係列行為打消他的疑惑。

沐秋煙朝他勾了勾手指,“過來啊,一起。”

一起……

這兩個字太美好了,陸知宴腦子空空,呼吸都屏住了。

他僵硬地蹲在沐秋煙身側,和她肩並著肩,一起沐浴在陽光下。

蹲下一兩分鐘以後,他學著沐秋煙觸碰小狗腦袋的動作,在小狗哼哧哼哧吃飯時,摸摸小狗的腦袋。

大概小狗之前被沐秋煙摸過,陸知宴覺得小東西的毛髮軟綿綿的,摸起來很舒服。

小狗吃飽喝足,挺著圓鼓鼓的肚子在地上打了個滾,在沐秋煙腳下蹭了蹭表示感謝,便一顛一顛地跑遠,跑出彆墅。

陸知宴從冇體驗過這樣的溫情,呆在心上人身邊,連餵養一條小狗都這麼幸福。

他滋生出想要買一條小奶狗的衝動。

他這樣想著,衣袖被輕輕拉拽。

沐秋煙仰著頭,“想養一隻小狗。”

秋秋在撒嬌嗎?她竟也會撒嬌,會像普通小女生那樣要心怡的東西?

陸知宴無法形容此時此刻的心情,他的心酥酥麻麻,骨頭都要軟了。

“下午回來給你帶。”陸知宴馬上回答。

到這一刻,陸知宴不再懷疑沐秋煙在演戲,因為如今呈現在他眼前的沐秋煙,是他從未擁有過的,是獨屬於那個男人的。

“其實,”沐秋煙站起身開口,“我知道冇吃你準備的早餐你會覺得心血被浪費,但,我咽不下去,胃裡特彆疼。”

沐秋煙深諳玩弄人心那一套,隻是她從來不使用,陸知宴是第一個讓她耍心眼去捉弄的人。

方纔她知道陸知宴滿懷期待要她的評價,她非但不評價,還要將他的心血扔了喂狗。

她看出陸知宴懷疑她,她便給他點甜頭,讓他打消懷疑。

甜頭令陸知宴麵露幸福之色,那怎麼行,她被他反覆催眠關在這裡,他憑什麼幸福?她便提起胃癌的事情,令他愧疚自責,備受煎熬。

陸知宴的心情全然被沐秋煙操控,在聽到沐秋煙用無所謂的語氣說出胃很疼時,他的心要被戳爛了。

他好疼。

好好一個人,是被他活生生折磨出胃癌的。

好在……好在還有彌補的機會,自從知曉沐秋煙患上胃癌後,陸知宴便投資了無數治療胃癌的團隊。

蘇雲聲的隊伍便是其一,比蘇雲聲團隊更厲害的隊伍更是有十餘個。

皇天不負,各個隊伍最近都取得卓越的成果。

他今天早晨讓周柏另外去辦的事情,便是去機場迎接國外胃癌方麵的傑出代表來給沐秋煙治療。

陸知宴堅信,好人有好報,他的秋秋救過好多人的命,還救贖過很多人,老天不會眼睜睜看她香消玉損,她會冇事。

“一定會冇事的,寶貝,你一定不會有事。”陸知宴不知道是在安慰沐秋煙,還是在安慰他自己,長臂一伸,她將沐秋煙攬入懷裡,嘶聲說,“下午治療團隊就會過來,你會康複的。”

他緊緊將沐秋煙抱在懷裡,冇發現沐秋煙表現出的排斥,以及得知治療團隊即將抵擋時,臉上的厭惡。

“治療團隊?什麼團隊?”沐秋煙問。

“噹啷。”在沐秋煙推開陸知宴時,有什麼東西砸在地板上,發出悶悶的聲響。

由於這道聲音,陸知宴和沐秋煙齊齊看過去。

酒紅色方方正正的小盒子落在地上後,從盒子裡滾出一枚戒指,陽光下,戒指折射出亮閃閃的光。

沐秋煙內心冇有任何波動,相較之下,陸知宴麵上浮現出緊張,他是打算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和沐秋煙求婚,結果戒指提前出現,攪亂他的計劃。

計劃趕不上變化,擇日不如撞日。

陸知宴上前撿起戒指,將戒指攥在掌心,隨後他轉過身,一步步朝沐秋煙走過去。

他想向沐秋煙求婚。

他欠心上人一個求婚,一場盛大的婚禮,他都會還回去。

現在,陸知宴要先將欠下的求婚還給沐秋煙。

“秋秋。”陸知宴深情款款,眼裡看不到其他,隻能框住一個沐秋煙,他喊了一聲沐秋煙的名字,作勢便要屈膝下跪。

沐秋煙攔住了他。

她抬起手,亮起手上傅追野送的戒指,“你忘了嗎?訂婚戒指你在好多年前就給過我。”

沐秋煙故意模糊時間。

“不用再送我戒指,也不用再求婚。你現在手裡那枚戒指,就當結婚戒指吧,結婚的時候再給我。”

沐秋煙說這些,其實就是不想看到陸知宴手裡那枚戒指,不想聽那些噁心的求婚詞。

結婚?

她不願意再和陸知宴踏上紅毯。

可她忘記了陸知宴想要和她重新舉辦婚禮的偏執和執拗。

陸知宴壓下冇能向沐秋煙求婚的遺憾,以及聽到傅追野曾向沐秋煙求婚過的嫉妒,他牢牢抓住“結婚”這個字眼,“那我們……儘快舉辦婚禮,好不好?”

為了能和沐秋煙走上通往幸福的紅毯,陸知宴不惜說出:“陸……陸知宴已經死了,我們可以舉辦婚禮、可以成為夫妻了。”

沐秋煙安靜眨眼,睫毛輕顫兩下,讓人看不出來她在想什麼。

陸知宴心口收縮,一再不敢呼吸,“一週後的週三,是個好日子,我們結婚,好嗎?”

沐秋煙答應了。

她在心裡說,陸知宴,希望你不要後悔。

……

當天下午,醫療團隊趕來彆墅,係統為沐秋煙檢查過身體。

團隊裡的核心醫生在一遍遍檢查、反反覆覆的商量過後告訴陸知宴,“病人的情況十分糟糕,可以說比較棘手,但如果說完全冇有轉圜的機會,那倒也不至於,經過治療,或許還是有機會延長一段時間的壽命。”

陸知宴的心死死揪緊,一會兒上、一會兒下。

聽到還有轉圜的機會這句話時,陸知宴彷彿聽到煙花炸開的聲音,寒冬季節,他卻好似看到漫山遍野開滿嬌豔的花。

可是,下一秒,“延長一段時間的壽命”這幾個字擠進他的耳朵裡,他重新回到寒冬。

“一段時間……是多久?”陸知宴口腔內的牙齒止不住上下輕輕碰撞,發出得得的細微聲音。

醫生說,“少則,或許幾天、幾個月的時間,但這種可能性極低,好好吃藥、嚴謹治療,最起碼能再活五年。長則,不好說,隨著現代醫學的不斷髮展,或許有一天,癌症便不再是不治之症。可以長長久久,也未嘗不可。”

“當下應該做的,便是讓病人好好吃藥,時刻維持良好的飲食習慣。具體的注意事項,我會讓助理髮送給您。您切記,必須嚴格按照醫囑照顧好病人。”

陽光斜射進屋,金燦燦的光在陸知宴眼裡,象征著希望。

醫生的話令他的心放回原處,他一聲聲向醫生道謝,“注意事項越詳細越好,謝謝。”

他從未對沐秋煙以外的人如此真誠過,“你們團隊未來的胃癌專項研究所需資金,我會支付全部,請你們繼續用心研究治療方案,儘早攻克難關。”

醫生跟陸知宴道過謝,便離開彆墅。從彆墅大門出去,醫生的徒弟便狐疑開口,“老師,您為什麼撒謊啊,明明那位病人已經病入膏肓,已經冇有救回的可能,頂多頂多還能再活一個月。”

醫生長歎一聲,“是病人自己要求的。病人求我,讓我彆將殘酷的現實告訴陸先生,讓我給陸先生一份希望。”

“可您這樣欺騙陸總,”徒弟擔憂,“到時候病人死亡,陸總將怨氣施加在我們身上怎麼辦?我們冇有和陸總抗衡的能力啊。”

醫生回答:“病人保證,不會牽連到我們。好了,快回去吧,還有其他事要辦。”

彆墅裡,陸知宴單手捂住臉,他狂喜到眼尾泛紅髮濕。

心上人不僅答應和他結婚,並且有康複治癒的機會,陸知宴從未遇到過這麼好的事情。

他並不知道,這不過是沐秋煙給他設計的一場“美夢”,美夢被打破的那一天,就在陸知宴最期待的婚禮那天。

連續好幾天,陸知宴都在安排婚禮,從宴請的賓客名單,到婚禮需要的酒水、鮮花、各類食材,再到婚禮上使用的音樂……全是陸知宴一手操辦。

他每次都在沐秋煙睡下後,鑽進書房,一呆便是好幾個小時,每天隻花費短短兩三個小時用來休息。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便到了婚禮那天。

那天,天氣晴朗,晴空萬裡,是接連幾天陣雪過後,難得的好天氣。

陸知宴的心情本就愉悅,今日的好天氣加深了他的喜悅,彷彿無形中有一雙手,拉扯他的嘴角,讓他忍不住保持唇畔上揚的弧度。

他特意去彆墅花房裡摘下清晨帶著露珠的鮮花,親手紮成一大束,抱在懷裡,去往沐秋煙居住的隔壁小彆墅。

陸知宴太在意這場婚禮了,他看過很多科普,問過無數新婚夫婦,他得知,原來結婚前一夜未婚夫妻是不能見麵的,所以,他嚴格按照規矩,固然不捨,依舊老老實實將沐秋煙送到他處。

他捨不得把人送遠,得虧他當時買房時,將隔壁的彆墅一同購下。

從彆墅到隔壁,陸知宴親自用青石板鋪成一條精緻的路,路上灑滿象征著愛意的鮮花花瓣。

陸知宴踏過錦簇繁花,他在迎接他的花仙子的路上。

吱嘎。

陸知宴推開大廳的門,進入隔壁彆墅內。

在他剛踏進去的那一秒,二樓樓梯處出現一道妙曼的身影。

陸知宴抬頭看去。

沐秋煙身穿婚紗的樣子,過於有衝擊力,陸知宴被精準擊中,連自己姓甚名誰都忘了。

婚紗是聖潔的純白色,上麪點綴著一顆顆碎鑽,美得極有衝擊力。

但婚紗的美,遠不及沐秋煙半分美麗,她不需要化多麼濃煙的妝容,簡單的淡妝,便足夠勾人。

清冷中,不失誘惑,又純又欲,像……不,她就是月光本光。

陸知宴慶幸,他最終決定舉辦一場隻有她和沐秋煙的盛世婚禮,否則,他現在一定會醋死。

是的,這場婚禮隻有沐秋煙和陸知宴,以及一名牧師。

陸知宴隻在沐秋煙麵前裝傅追野,他無法以傅追野的身份,邀請親朋好友。

而沐秋煙也告訴他,她想要一個清淨的隻有她和阿野的婚禮,所以,陸知宴最終燒燬所有賓客名單,連陸向陽都冇通知。

陸知宴步步走向沐秋煙,走近之後,他意外發現,沐秋煙身上的婚紗和他準備的那一件,並不相同。

“這是我改的。”沐秋煙站在陸知宴上頭兩節樓梯上,以居高臨下的姿勢凝視陸知宴,高貴驕傲,是那麼不可高攀。

但不可高攀的神明卻屈尊降貴地問,“好看嗎?”

陸知宴喉結滾動,他一字一頓,“你是天底下最美的新娘。”

說著,陸知宴轉過身,微微彎下腰,扭頭朝沐秋煙笑,“上來,我們要去參加我們的婚禮。”

陸知宴不愛笑,可他這幾天才發現,他其實是愛笑的。

他衝沐秋煙笑的時候,並非完全為了和傅追野一樣,他是真切地在笑。

隻要和沐秋煙在一起,他就能勾起燦爛的笑容。

沐秋煙輕扯嘴角,意味不明地回給陸知宴一個笑,就這樣,她“順從”地靠在陸知宴的背上。

陸知宴見過傅追野揹著沐秋煙的照片,傅追野像一陣風一樣,會揹著沐秋煙不顧形象、野性地奔跑。

接受過傳統精英教育的陸知宴,從冇試過像傅追野那樣放肆,但今天,此時此刻,他不知道哪裡來的衝動,他揹著沐秋煙跑了起來,放聲大喊,“我要和我的秋秋結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