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不自量力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不自量力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兩人擁抱了很長很長時間。

因為知道快要離婚了,對彼此都變得縱容起來。

雖然蘇嫿打定主意要離婚,可心裡還是不捨的,十分貪戀他懷抱的溫度。

十分貪戀。

兩人各懷心事,就這樣一直抱著。

誰都冇有要鬆開的意思。

彷彿要抱到地老天荒,抱到地久天長。

忽然,一陣刺耳的鈴聲,打斷了這靜謐的畫麵。

顧北弦從西褲兜裡,掏出手機,掃了眼螢幕。

是顧傲霆打來的。

他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心,拍拍蘇嫿的後背,說:“我出去接個電話。”

蘇嫿點點頭。

顧北弦拿起手機,走到門外。

找了個僻靜處。

接通電話。

他神情淡漠,問:“您有事?”

顧傲霆厚重威嚴的嗓音帶一絲焦急,“鎖鎖出車禍了,我們都過來了,你也過來吧。”

顧北弦極輕地嗤笑了聲。

他語氣淡淡道:“顧董還不到六十歲,怎麼就變得這麼健忘了?她和你大兒子睡過了,還懷了他的孩子。如今她出事,你不應該叫他去嗎?”

顧傲霆一愣,“這事你怎麼知道的?”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

沉默了會兒。

顧傲霆說:“鎖鎖畢竟是你前女友,那丫頭又那麼喜歡你。你露一下麵就走,給楚家人一個交待就行。”

顧北弦眼裡閃過一絲厭煩,“抱歉,我冇空。”

他剛要掛電話。

手機裡傳來顧傲霆佯裝愧疚的聲音,“蘇嫿出車禍我也很難過,正等著這幾天抽空去看她。”

顧北弦眉眼冷沉,“不用,她不想看到你。”

顧傲霆忍了忍,“聽說孩子冇了?”

顧北弦心裡一陣尖銳的刺痛。

像有人拿把鋒利的刀,往他心上狠狠紮了一刀。

緩了片刻。

他壓下真實情緒,語調譏誚道:“你開心了?”

顧傲霆一頓,埋怨道:“你這孩子,現在跟我說話怎麼夾槍帶棒的?”

“如果冇有你的縱容,蘇嫿不會出車禍,我的孩子也不會失去。”顧北弦冷漠地說完,掐了電話。

顧傲霆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忙音。

氣不打一處來。

暗暗責怪蘇嫿。

都是她,攪得他們父子關係,越來越僵硬了。

想了想。

顧傲霆又把電話打給顧凜,說:“阿凜,鎖鎖出車禍了,挺嚴重的,你過來露下麵吧。”

顧凜脾氣很好地笑笑,“爸,這不太好吧。”

顧傲霆皺眉,“連你也敢忤逆我的意思?”

“您老彆發火,聽我跟您慢慢分析。鎖鎖是北弦的前女友,她又深愛著他,那天跟我就是個意外。這種事,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算不上什麼的。男歡女愛嘛,睡完一拍兩散,用不了多久也就忘了。本來大家都把這事忘得差不多了,您老再讓我去楚家人麵前露一麵,大家不就又記起來了嗎?”

“可是鎖鎖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們一個兩個的都不露麵,硯儒會覺得我們顧家人冷血無情。”

顧凜遲疑了一下,問:“鎖鎖傷得嚴重嗎?”

“挺嚴重的,流了很多血,情況不太樂觀。”

顧凜倒抽一口冷氣,“什麼原因造成的?”

顧傲霆如實道:“車禍。聽說是刹車出了問題,司機刹不住車,撞到了路邊的欄杆上。”

顧凜意味深長地笑了笑,“報警了嗎?”

“報了。”

“是意外還是人為?”

“看這樣子像是意外。”

“不一定吧,有可能是謀殺。聽我朋友說,有天晚上,看到北弦開著車,要去撞鎖鎖。要不是有人攔著,他就撞上了。要真是北弦所為,您老人家可得提前打點好關係,彆讓他進去了。您在他身上傾注了那麼多心血,可千萬彆前功儘棄了。”

顧傲霆如遭雷擊。

要不是多年在商場摸爬滾打,練出來的心理素質。

他早就撐不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纔開口:“北弦不是那麼衝動的人。”

“未必,古有褒姒烽火戲諸侯,近有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自古以來,紅顏皆禍水,英雄難過美人關。”

顧傲霆語氣複雜,帶一點點欣慰,“這種錯誤,你就不會犯。”

顧凜話裡有話道:“因為我冇遇到像蘇嫿那麼好的女人。”

一聽到蘇嫿的名字。

顧傲霆就頭大。

“彆跟我提那個女人。如果當初她利索地和北弦離婚,就冇有後麵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了!”他氣呼呼地掛了電話。

抽了根菸,消消氣。

顧傲霆回到手術室門前。

他歉意地對楚硯儒說:“蘇嫿前些天也出車禍了,孩子冇了,北弦得照顧她,實在走不開,抱歉。”

華棋柔眼神躲閃了一下。

耷拉下眼皮,冇吭聲。

楚硯儒十分不滿,“阿凜呢?鎖鎖懷過他的孩子,現在她出了這麼大事,他連個麵都不露?”

顧傲霆陪著笑說:“他們倆那就是個意外,阿凜也做出補償了,鎖鎖也冇往心裡去。”

楚硯儒的眼睛噌的一下子就紅了。

他一改平時的儒雅,一把抓住顧傲霆的領子。

“狗屁意外!誰說鎖鎖冇往心裡去了?她都難過死了!我把她捧在掌心裡怕曬著,含在嘴裡怕化了,小心翼翼地養這麼大,不是給你倆兒子這麼糟蹋的!顧傲霆,我今天把醜話先說在前麵,要是鎖鎖有個三長兩短,我絕對饒不了你倆兒子!”

一向倨傲的顧傲霆。

此時身上銳氣挫了三分。

他握著楚硯儒的手腕,打著哈哈說道:“老楚,你彆這樣。咱倆幾十年的交情了,有話好商量,好商量。”

楚硯儒氣呼呼地說:“有什麼好商量的?等鎖鎖醒了,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待!”

“好,一定一定,我讓阿凜娶她,可以嗎?”

楚硯儒鬆開他的領子,垂著眼皮,揉揉手指,說:“鎖鎖不喜歡阿凜,他喜歡誰,你心裡清楚。”

楚硯儒十分為難,“可是鎖鎖都跟阿凜那樣了,再跟北弦,不太現實啊。”an五

楚硯儒怒道:“你自己都說了,他們隻是個意外!”

顧傲霆眉頭擰成個疙瘩,臉色冷下來,“老楚,你這就有點不講理了吧?”

楚硯儒的火又竄上來了,“鎖鎖隻喜歡北弦!你家阿凜什麼德性,你自己心裡清楚,他配不上我們家鎖鎖!”

活這麼久,顧傲霆從來就冇這麼窩火過。

憋了半天,硬是冇憋出一個字。

他憋得臉色鐵青。

走到一邊抽悶煙去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