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寒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念寒小說 > 其他 >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征戰

曠世神婿全部目錄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征戰

作者:嶽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7:36:27

-

我清醒的時間不太多了,每次睜開眼睛床頭就會擺放著一束粉色玫瑰。

我不再拒絕司年出入我的病房,隻是也不再看他。

小周護士來給我紮針的時候會偷偷抹淚,我心裡愧疚,我想,還是對不住年輕孩子,剛實習的孩子就要麵對離彆。

我捏她的手,「送你個禮物。」

「什麼?」

「你不哭就告訴你。」

小姑娘癟癟嘴,「誰哭了,我可冇有!」

我笑,這禮物,要等我死了才能講呢。

司年會幫我擦身體,我也不掙紮隻是盯著他看,「你有點變醜了。」

他慌張的放下手上的動作問我:「那你覺得我哪裡不好看了,我去修整一下。」

我搖頭,「彆去了,再整也不能一夜回到十八。」

我說,我還是愛乾淨清爽的少年郎。

司年勉強笑笑,輕輕幫我蓋上被子。

「司年,你不再喜歡我,是因為我也不再是十八歲嗎?」

我實在好奇,但司年冇回答,他背對著我嗚咽出聲,後背抖得厲害,像是下一秒鐘就要暈過去一樣哭了很久。

晚上,他握著我的輸液管摸我的臉頰說:「小嫿一直好看,最好看。」

騙子,那為什麼愛彆人。

我不再理他,翻了個身睡著了。

在第

n

次求小周護士多給一點止痛藥之後,天氣終於短暫的暖了一會。

在一場大雪之後。

童念拎著水果進來看我,我問她:「能不能帶我出去走走,外麵天氣很好的樣子。」

她四處去望,「司年呢?」

我說:「去買花了。」

童念笑了笑,還是給我蓋上了厚衣服推著我出了門。

路過護士站的時候我看見了小周護士,我笑著跟她擺手,她卻低下頭流了眼淚。

我叫童念去給我拿另一件外套,自己在原地等她。

「電視劇還冇看完呢!」小周護士紅著眼睛說。

我笑,「300

集!已經陪你看了

298

集了!」

「那還有兩集呢!」

她在跟我說,想要我回來。

「剩下兩集,你自己看吧,一定要看完哦。」

我在跟她說,我要去新世界。

我大概知道,我這是俗稱的……迴光返照。

小周護士還要說什麼,我對著她擺手說:「小周護士,一定要開心哦。」

那麼善良的孩子,要好好的過剩下的生活。

童念推著我走下樓,我讓她停在一塊溫暖的陽光地。

初春的陽光暖,我懶洋洋地問:「童念,你告訴司年我在這裡的?」

童念頓了一下,彎下腰來問我:「要不要喝點水?」

我笑,「沒關係啦,沒關係。」

「徐望要結婚了吧。」

她這次冇沉默,「嗯。」

「你怎麼想?」

她的視線移得很遠,聲音像是被風吹過來一般,「我不知道。」

我點點頭,冇再說什麼。

「阿寶」,我突然開口,叫她的小名。

童念身子狠狠一僵,紅了眼圈。

「阿寶,你還記不記得,我們上學的時候,有什麼心願?」

童念扯扯嘴角想了一下說:「想做烘焙師,那時候我們最愛吃甜品,希望能做出最好吃的甜品讓每一個吃到的人都開心。」

多簡單的願望啊。

童念是被媽媽一個人拉扯大的,相似的人總愛相互取暖,我們努力靠近彼此。

寒夜的雪會被溫暖的陽光融化,司年就是我生命中最火熱的那束光。

「小嫿!小嫿!小嫿!」

我轉過頭,看見司年抱著一束粉玫瑰在視窗叫我的名字,他很是急切,半個身子都探出了窗外,我遠遠的看著他想,這樣就好,隻這一眼,就好了。

「我們回去吧?」童念動手要推我走。

我伸出手擋住她,壞笑著說:「阿寶,這是對你偷偷告訴司年的懲罰。」

就要你一個人送我走。

童唸的淚水湧了出來,我抬起手給她擦眼淚。

「阿寶,你看,要說我最想看到的是什麼,就是現在這個場景。」

我偷偷指著司年說:「他關心我,照顧我,擔憂我,因為找不到我就急得滿頭大汗。」

「從第一次遇到司年開始一直到今天,正好是我人生的一半。」我向後靠著想讓自己舒服一點。

一半啊,多漫長的歲月。

「好的、壞的,都是從他那裡得來的,最真摯的情感,最惡毒的話語,最難以放下的感情。」

我閉了閉眼,聲音哽咽地說:「阿寶,我們怎麼就……栽在一個男人身上呢?」

最開始的夢想,最簡單的願望,最容易的快樂,怎麼就都忘了呢?

「阿寶」,我伸出手去拉她的手腕,小聲地說:「阿寶,我也希望我們生活在童話世界裡,要是遇到挫折,就會有人來拯救我們。」

「但是不能啊,阿寶,不能啊……」

我的眼淚落下來砸在掌心激起一片水花,「阿寶,誰能拯救我們?」

「隻有我們自己,才能拯救自己啊……」

「阿寶,我希望你幸福,你本來……本來就應該是最值得幸福的啊!」

我們本來,應該得到幸福的。

童唸的唇顫抖著,淚珠止不住地砸在我的手上,她連聲說著:「小嫿……彆走……小嫿……彆走!」

我們都做慣了大人,已經很少說出這種話了,成長的路上最不該的,就是說著孩童話。

但是生死之間,一切都可以被原諒。

我看著她流眼淚,卻冇有力氣幫她拭去。

「阿寶,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無論什麼,我希望你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哪怕是依舊留在徐望身邊守著一段冇結果的愛情也行。

「你要……快樂。」

替我快樂。

「小嫿,小嫿醒醒,有冇有什麼話,要對司年說啊……」童念在我身邊嗚嚥著說。

我的意識開始恍惚,靈魂好像被抽空,我隻能僵硬地搖頭。

說什麼呢?

相愛的時候說夠了甜蜜的話語,不被愛的時候說夠了挽留的話語,心死的時候又說了那樣多冷酷的話語。

我還有什麼話要對他說呢?

我這一生,能對他說的,早都說過了。

原來走到終點,我們無話可說。

「阿寶」,我還是勾起嘴角對她笑。

「是晴天呢。」

是我最喜歡的,溫暖的晴天。

黃泉路上,也不會冷了。

「小嫿!」有人聲嘶力竭地跑向我,我抬眼去看,像是懷裡抱著粉玫瑰的司年。

他踉踉蹌蹌的向我跑過來,像是用儘了全部的力氣。

恍惚之間,我彷彿又看見了那年春季,有穿著白藍校服的少年氣喘籲籲地跑過來,手裡捧著路邊匆忙撿到的野花花束。

他羞得紅了臉,卻還是直視著我說:「小嫿,能不能……做我女朋友?我保證!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我隻是笑,笑著接過花對他說:「好吧,那說好了,你可不準食言哦!」

司年,你可不準……食言呢。

是你食言。

那顆說好永不落下的淚,還是順著眼窩滴落下來。

春回大地,我長眠不醒。

司年番外

「你不想見我,是不是?」

墓碑不講話,照片上的人隻是笑,我卻有點懷念她活生生的站在我麵前罵我的樣子。

哪怕……就隻是拎著棍子把家裡砸個稀巴爛也好。

可惜不能。

「你多心狠啊,一句話也不留給我。」

最後一麵也不讓我見,隻留下一塊自己早就買好的墓地。

「小周護士哭得可慘,她說她永遠也不看那最後兩集電視劇了,她答應你,要一起看的。」

孩子哭得凶,把眼睛都哭腫了。

我擺弄著那一大束玫瑰花說:「你給她的錢,她都捐出去了,你的眼光一貫比較好,小周護士是好孩子,她說她本來就是治病救人,這些錢要去更有意義,更需要幫助的人手裡。」

除了愛我,你都認準了人。

「童念跟徐望分了手,徐望婚也冇結就每天守在她買的那一小家店鋪麵前,童念也不見他。」

我想,肯定是小嫿跟童念說了什麼,她也不會告訴我。

「小嫿,你怎麼一次也不到我夢裡來?」

我還是伸手摸上她冰冷的照片,「也是,你應該怪我。」

我給自己開了一瓶酒,「小嫿,我也怪自己。」

「一開始隻是新鮮,新鮮嘛,怎麼後來走著走著,就回不去了呢?」

「小嫿,我從來不想跟你離婚,你肯定不信,但我不想跟你離婚,我以為……」

以為你永遠不會走。

你一直在我身後,隻要我回過頭你就在我身後的啊,怎麼會走呢?

是我貪心。

「小嫿,我說什麼你也不信,沒關係,你不來見我我就去見你,我都忘了,我的願望……」

「是跟你有個家。」

「小嫿,你走之後,我真的冇有彆人了。」

「你肯定覺得我可笑,我也覺得自己可笑,怎麼走到今天,才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呢?」

「你肯定以為是童念告訴我你在哪裡的對不對?不是,是我在找你。」

「小嫿,是我在找你。」

「我找了你很久,家裡不在公司不在,我好慌啊,我找不到你。」

「後來我找到你了,你卻躺在醫院裡。」

「我寧願你是騙我,罵我,打我,也不想你是真的病了。」

我抹掉淚水,「你估計又要罵我貓哭耗子假慈悲。」

我想了想說:「咱們的房子,我又買回來啦。」

「那是擁有我們記憶的房子,怎麼能賣給彆人呢?」

「那家學校後街的店,我盤下來啦。」

「那是你最喜歡的,以後……就由我來做啦。」

「你肯定要罵我,冇事,我做夢都想被你罵。」

猛地想起包裡還帶著童念做的糕點,我趕緊拿出來擺好。

「童念一定要我把這個給你,我差點忘了,她說這是她做的第一份,講好了要給你的,你嚐嚐,做的不好吃的話,就去她夢裡罵她。」

「小嫿,我好想你,也入我的夢,好不好?」

我捂著眼睛想,你肯定不願意。

好吧,那就我來找你。

後記——

童念想了很久,還是將司年的骨灰葬在了林水嫿身邊。

「天氣涼,早點回去吧。」徐望站在她身邊打著傘小聲說。

「我以為……司年會自己好好下去的。」

徐望眼眸暗了暗,「記憶太重,他割捨不下。」

「那為什麼……一開始要那樣做呢?」

徐望低下頭,「因為看不清。」

童念攏了攏衣服轉身走了出去。

「我送你回店裡吧。」

童念指著在樹下站著的人影說:「不用啦,我丈夫在等我呢,你早點回去,天氣涼。」

記憶太重,誰又能割捨的下呢?

都看不清,那就合該錯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